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大全 > 感人故事 >
浓烈的父爱
作者:搁浅 来源:本站 时间:2019-10-15 阅读: 字体:
广告位

  “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喜欢打牌,更没有恶习,并且还有一个开挖掘机的手艺。”

  “他没结过婚,最重要的是没有孩子,不会对我们另眼相看。”

  “他人老实、心好,又节约又肯干。”

  任凭妈妈说破了嘴,我就是厌恶这套房子里的那个男人!我已经17岁,再过几年,我相信能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爸爸去世后,奶奶原本想把我留在她身边,但妈妈不同意。爸爸走了这么久,我不想妈妈再伤心。所以,即使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一张结婚证后,我还是跟着妈妈搬到了那个男人的家里。

  也不知这是第几次见到这个男人,还是那样邋遢。老式的板寸和那张脸很不搭调;一身衣裤不但质量低劣,还已经洗得发白。他和我爸,简直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学校刚刚放寒假,我就嚷着要回奶奶家。妈妈叫我等几天,说过几天她就发工资了,说17岁的大孩子了,大过年的免不了要花点钱。但我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个男人的房子里,我要回奶奶那里,虽然爸爸不在了,但那里才是我的家。

  妈妈急得直哭,他安慰了妈妈两句,从不知是哪个垃圾堆捡来的钱夹里掏出几张百元钞给我,“浩儿,奶奶年纪大了,买点奶奶喜欢吃的东西回去。”我完全当没他这个人,撇开他的手,拎起背包走出去。

  第二天妈妈就往我卡上打了500元,说是她发的工资。我知道妈妈发工资的时间,也知道妈妈的工资其实只够供我们那套房子的按揭。妈妈说她的儿子必须得在城里有套自己的房子。

  那500元,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是哪儿来的。那年春节,我一边用着那500元,一边恶心!

  当我拿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妈妈一边高兴一边发愁。儿子考上大学了,她对我爸总算有了一个交代。但上大学的钱怎么办?

  奶奶和伯伯们不肯借钱给我们,怕我们还不起。大姨刚生的孙子还在保温箱里要用钱。大舅股骨头坏死,巴不得我们借点给他手术。

  那几天,妈妈愁得夜夜难眠,原本好看的眼睛也起了黑眼圈。

  没过几天,他兴冲冲地递给我一张银行卡,说里面有15000元钱,能够我一年的学费了。我冷哼一声,一把将他推开。

  他猝不及防,趔趄后退两步,银行卡也掉在地上。我踩过那张银行卡,昂着头就要出门。妈妈追出来,声音哽咽:“站住!你爸唯一的心愿就是你能上大学。如果你真的不去了,怎么对得起你爸!”

  大二那年,我和同学出去玩的时候摔断了腿。妈妈在外地出差,便给他打了电话。他从工地上赶来,满身都是稀泥,一闯进病房就急切地问我怎样了,弄得同病房的病友和护士一愣一愣的。良久,一个护士才问我,“他是你什么人?”

  “我不认识。”

  “哦……我……”他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说话也结巴起来。

  “我是你……是你爸爸的朋友。你……你妈妈出差了,你爸爸走不开,让我来看看你。”他说这段话的时候一直不敢看我的眼睛,哆哆嗦嗦地从包里掏出烂钱夹对护士说:“我……我去交费。”

  护士鄙夷地看着他,冷冷地说:“交费在楼下。这里是医院,下次来的时候麻烦你注意一下!”

  “哦,好好!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一定注意!”

  傍晚时他又来了,换了身平时我都没看到他穿过的衣服。虽然还是过时了点,但一看还不是特别旧。

  “浩儿,好点儿没?还痛不痛?”

  他将一袋子水果和一只保温桶放在床头柜上,搬了张椅子坐在床边。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看他那张脸,其实很白净。

  “嗯!”我点点头。这是我两年时间里和他说的第一句话,简单得只有一个字。

  他非常高兴,拿起水果刀就给我削苹果。他也太得意忘形了吧?我一扭头,板起了脸。这两年,他已经知道我的脾气,于是不好意思地对病房的几个病友笑笑,“来,大家吃苹果,吃苹果!”

  他把削好的苹果分给大家,嘱咐我要注意腿上的伤,又交代在医院陪护我的同学,监督我骨头汤趁热喝、水果要多吃、纯牛奶不能断,等等。

  他走之后,同病房的一个病友家属说:“你爸这个朋友,硬是当亲爸了呢!”

  即便这样,整个大学生活我都是在学校过的,就连放暑假寒假也不愿回家。

上一篇:一千米外的鸡汤 下一篇:最深的母爱

标签:
广告位

推荐阅读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