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美文网为您提供经典美文、爱情文章、优美散文、短篇小说、心情日记等在线阅读欣赏

茅盾:人造丝

美文摘抄 二七美文网 126℃

  茅盾:人造丝

  那一年的秋天,我到乡下去养病,在quot;内河小火轮quot;中,忽然有人隔着个江北小贩的五香豆的提篮跟我拉手;这手的中指套着一个很大的金戒指,刻有两个西文字母:HB。

  哈,哈,不认识么?quot;

  我的眼光从戒指移到那人的脸上时,那人就笑着说。

  一边说,一边他就把江北小贩的五香豆提篮推开些,咯吱一响,就坐在我身旁边的另一只旧藤椅里。他这小胖子,少说也有二百磅呢!

  记得不记得?times;times;小学里的干瘪风菱?;;quot;他又大声说,说完又笑,脸上的肥肉也笑得一跳一跳的。

  哦,哦,我记起来了,可是怎么怨得我不认识呢?从前的干瘪风菱quot;现在变成了quot;浸胖油炸桧!quot;mdash;mdash;这是从前我们小学校里另一个同学的绰号。当时他们是一对,提起了这一位,总要带到那一位的。

  然而我依然想不起这位老朋友的姓名了。这也不要紧。总之,我们是二十年前的老同学,打架打惯了的。二十多年没见面呢!我们的话是三日三夜也讲不完的。可是这位老朋友似乎很晓得我的情形,说不了几句话,他就装出福尔摩斯的神气来,突然问我道:

  回乡下去养病,是不是?打算住多少天呢?

  我一怔。难道我的病甚至于看得出来么?天天见面的朋友倒说我不像是有病的呢!老朋友瞧着我那呆怔怔的神气,却得意极了,双手一拍,笑了又笑,翘起大拇指,点着自己的鼻子说道:

  你看!我到外国那几年,到底学了点东西回来!我会侦探了!quot;嗯嗯mdash;mdash;可是你刚才说,要办养蜂场罢,你为什么不挂牌子做个东方福尔摩斯?quot;我也笑了起来。

  不料老朋友把眉毛一皱,望着我,用鼻音回答道:

  不行!福尔摩斯的本事现在也不行!现在一张支票就抵得过十个福尔摩斯!quot;然而我还是佩服你!quot;呵呵,那就很好。不过我的本事还是养蜂养鸡。说到我这一点侦探手段,见笑得很,一杯咖啡换来的。昨天我碰到了你的表兄,随便谈谈,知道你也是今天回乡下去,去养病。要不然,我怎么能够一上船就认识你?哈哈,mdash;mdash;这一点小秘密就值一杯咖啡。quot;我回想一想,也笑了。

  往后,我们又渐渐谈到蜂呀鸡呀的上头,老朋友伸手在脸上一抹,很正经的样子,扳着手指头说道:

  喂,喂,我数给你听。我出去第一年学医。这是依照我老人家的意思。学了半年,我就知道我这毛躁脾气,跟医不对。看见报上说,上海一地的西医就有千多,我一想更不得劲儿;等到我学成了时,恐怕就有两千多了,要我跟两千多人抢饭吃,我是一定会失败的。我就改学缫丝。这也是很自然的一回事。你知道我老人家有点丝厂股子。可是糟糕!我还没有学好,老人家丝厂关门,欠了一屁股的债,还写了封哀的美敦书给我,着我赶快回国找个事做。喂,朋友,这不是把我急死么?于是我一面就跟老人家信来信去开谈判,一面赶快换行业。那时只要快,不拘什么学一点回来,算是我没有白跑一趟欧洲。这一换,就换到了养蜂养鸡。三个月前我回来了,一看,才知道我不应该不学医!quot;老朋友说到这里,就鼓起了腮巴,一股劲儿看着我,好像要等我证明他的quot;不该不学医quot;。等了一会儿,我总不作声,总也是学他的样子看着他,他就吐一口气,自己来说明道:

  为什么呀?中国是病夫之国咯!我的半年的同学里,有几位已经挂了牌子,生意蛮好。可是我跟他们同学的半年里,课堂上难得看见他们的尊容!quot;哎,哎,事情就是难以预料。不过你打算办一个蜂场什么的,光景不会不成功罢?quot;我只好这么安慰他。

  难说,难说!;;我把我的计划跟几位世交谈过,他们都不置可否。事后听得他们对旁人说:养养蜜蜂,也要到外国去学么?唉,朋友!quot;这位老朋友第一次叹口气,歪着头,不出声了,大拇指拨动他中指上的挺大的金戒指,旋了一转,又旋一转。

  这当儿,两位穿得红红绿绿的时髦女人从我们面前走过去,一会儿又走回来,背朝着我们,站在那里唧唧哝哝说话。

  我的老朋友一面仍在旋弄他那戒指,一面很注意地打量那两份背面的quot;美人quot;。他忽然小声儿自言自语的说:

  我顶后悔的,是我学过将近三年的缫丝。quot;

  他转过脸来看了我一眼,似乎问我懂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我自己以为懂得,点一下头;然而老朋友却看透了我的心思似的赶快摇着头自己补充道:

  并不是后悔我白花了三年心血。不是这个!是后悔我多了那么一点知识,就给我十倍百倍的痛苦!quot;哦?mdash;mdash;quot;我真弄糊涂了。

  喏喏,quot;老朋友苦笑一下,我会分辨蚕丝跟人造丝了。哪怕是蚕丝夹人造丝的什么绸,什么绨,我看了一眼,至多是上手来捏一把,就知道那里头搀的人造丝有多少。哼,我回来三个月,每天看见女人们身上花花绿绿时髦的衣料,每次看见,我就想到了mdash;mdash;quot;就想到了你老人家的丝厂关门了?我忍不住凑了一句,却不料老朋友大不以为然,摇着手急口说下去道:

  不,不,mdash;mdash;我是想到了人造丝怎样制的,我觉得那些香喷喷的女人身上只是一股火药品!quot;什么?你说是火药品!quot;我也吃惊的大声说。

  我们的话语一定被前面()的那两位女人听得清清楚楚了,她们不约而同,转过半张脸来,朝我们白了一眼,就手拉手的走开了我们这边。这在我的老朋友看来,好像是绝大的侮辱;他咬紧了牙齿似的念了一个外国字,然后把嘴巴冲着我的耳朵叫道:

  不错,是火药品!制人造丝的第一步手续跟制无烟火药是一样的!原料也是一样的!quot;这小胖子的嗓子本来就粗,这会儿他又冲着我的耳朵,我只觉得耳朵里轰轰轰的,人造丝,;;无烟火药;;一样!轰轰轰还没有完,我又听得这老朋友似乎又加了一句道:打仗的时候,人造丝厂就改成了火药局哩!quot;到这时,我也明白为什么这位老朋友说是quot;痛苦quot;了。他学得的知识只使他知道中国人人身上有人造丝,而且人造丝还有火药品,无怪他反复说:顶后悔的,是我学过将近三年的缫丝!quot;现在又是许久不见这位老朋友了,也不知道他又跑到了哪里去;不过我每逢看见人造丝织起的时候,总要想到他,而且也嗅到了他所说的quot;火药品quot;!

  而且,最最重要的,这些人造丝都是进口货mdash;mdash;东洋货!

  

转载请注明:二七美文阅读网 » 茅盾:人造丝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