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美文网为您提供经典美文、爱情文章、优美散文、短篇小说、心情日记等在线阅读欣赏

杨莹:走过冰天雪地

美文摘抄 二七美文网 127℃

  杨莹:走过冰天雪地

  空中飘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为什么有时是欢乐的,有时却是哀伤的呢?窗户玻璃上,潮湿。模糊。从这里可以感觉得到窗户外面的寒冷。

  雪,这次不再变成雨,在窗外,坐住,越积越厚,它不停歇地连续下了半个多月,让气温一下降到了-8度以下,让房檐上挂满冰溜子。冷就是冷,冷的时候,那冷里不存在任何情愫的。

  其实,我们没有意识到,冷是从冷到这个难以承受的程度之前就一点一点开始了的,从我们心理没有承受的准备时开始就开始了的,于是,才添入了冬日的忧思,才感到旧事成堆,才让事情、问题、时间和地点,都和自己一起入冬。于是,才让冷里透着一种烦恼和痛苦的味道。于是,感触颇多。

  其实,冷和痛苦的深浅与我的本意相去不远。冷是一件事,痛苦是另一件。《佛经》里讲,无知就是痛苦,很多情况下的痛苦是因为自己不知,当你知道了,便可在雪天里堆雪人,就会把某种痛苦当成一种享受。这时,我才意识到磨难在我们的一生里,就像一场无法躲过的风雪一样,磨难是人生无法躲避的一件事,每个人的一生里,多多少少总会碰到各种不同磨难。其实,磨难也是人生需要的一件事,那么,不如享受无法回避的痛苦。

  下班了。报社门口等了很久,没有公交车经过,也没有空的出租车经过。那条路上,路面很滑,四周没有同伴,心里却一直不肯放弃。站在冰天雪地里,感受着冷。冷风一阵一阵吹过脸庞。

  一阵冷风刮过,才意识到,其实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并没有多少机会和时间这样站在冰天雪地里感受这一片天寒地冻,感受这寒冷无处不在的感觉,站在寒冷中深思。人在温暖舒适时容易安然入睡,而在寒冷困顿时,容易进入一种较为冷静的思考状态。快乐往往是在迷糊时,清醒时却是悲伤的。

  一阵冷风刮过,想起女友YPP,在我们未见面的这段时间里,她多了一份与丈夫吵架、冷战、分居、离异的痛苦经历。我说你怎么不告诉我呢,让我帮帮你。她说你那么忙,既是说了你也没时间没心思管的,有些事是要自己承受的。她说那个男人:他简直像个魔鬼,他是我的地狱!是的,一个人,可以给另一个人带来一个冰天雪地。你或者走开,或者承受。当你无法选择走开时,你只有让自己变得坚强,坚强地去独自面对那个冰天雪地。

  我想像着她如何蹒跚走过她的冰天雪地。恍惚之间,回忆起与自己有关的许多冷暖。似曾有那么一个如这天冷时一样冷漠透顶的冰冷之人,给我带来了一个似这冰天雪地一样的冰冷世界,带来了我的地狱。那一段时间里,我在自己的地狱里,内心苍茫,做什么事都很难把心放在该放的地方。

  天大,地大,大至无限,人心能到的地方,便可热至无限,也可冷至无限,可是天堂,也可是地狱。因为人心之恶之善,都是无底的。或许,人类社会最早就是一个地狱,需要人与人之间不断地共同努力,才可变它成越来越和谐的天堂。

  很少有人善到无限,所以,就很少有人爱到无限,同样的,也很少有人恶到无限。所以,天堂和地狱会永远同在。或者,天堂和地狱两者永不会真正存在,过于向往和惧怕都是徒劳。总之,没有人喜欢在地狱里生活,听到这二字,你会不寒而栗,于是,你就总会想办法把它变得接近天堂。

  在一个人经历炼狱的时候,可能会得到上帝给的魔力和时间的帮助,使那个冰天雪地融化,使地狱变成天堂。

  于是,我想,那些所谓甘愿受欺之人,如不是大忍,就是为了大之和谐,是值得我们尊敬之人。

  人生,也许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即把一个个地狱变成天堂的过程。每个人在某个阶段里,不得不孤独地面对一个相对寒冷的冰天雪地,面对自己的地狱,迈过心里的一个又一个坎儿。

  中午,去见了一位受过文学滋养的同行,一位由播音员改行了再改行的美丽女人。几日前,她用匿名老姐在我的博客里留言,那句话所提供的信息让我一时闹不清她是谁,有点纳闷。今天,她的声音忽然从另一位朋友的手机里显现:你可看到我的留言?你可想到那个人就是我?我在名典咖啡停留一小时,来吧,等你。一股暖流穿身而过。我这时才知,她就是那位老姐。她说,她再到学校去看一眼孩子,就要飞往另一个城市。是的,我们属于行为主义者,我们只有做给自己的朋友和孩子看。我们常常在别人不解的目光里被自己感动。送她的人一拨又一拨,可她要把离开西安前有限的一点时间留给她几个认为是天上末流地上一流污浊大地上流动着的不多的纯洁灵魂,个个力量微弱,却都具有一股真正发自内心的人格力量,他们从人生的冰天雪地里走了过来,未失人的尊严。听着她的声音,我的脑海就飘起了爱尔兰男孩DeclanGalbraith的童声唱出的《TellMeWhy》:

  在我梦中,孩子在歌唱

  梦中天是蓝的草是绿的

  全世界都听的到的笑声

  突然我惊醒,我了解

  现实世界却是在危难中的人类么

  告诉我为什么,世界必须变成这个样子吗?

  告诉我为什么,我已经失去了什么东西?

  告诉我为什么,我真的不明白

  为什么当有人需要很多帮助的时候

  我们不能给予一点关心,为什么?

  每个人问问自己吧

  到底我在这个世界上要做怎样的人

  去证明每个人到底是谁?

  难道我的人生生来如此?

  浪费在一个充斥着不和平的世界里?

  为什么,为什么,老虎要逃离家园?

  我从来没被教过生存是这样残忍

  难道大人们,你们没有人告诉我们为什么让森林忍受炮火煎熬。

  难道我们不关心这一切么?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这样僵持对视,仿如敌人

  为什么,为什么海豚要尖叫躁动?

  难道没人能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让海洋一片死寂?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逃避这一切谴责

  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它永远也不结束

  为什么我们不能成为朋友?

  冬天里,公认的是风和烈酒,望着清亮的杯子里清冽的陈酿,没有什么暗示的忧伤,对经历过忧伤的人来说。她说:羡慕你!我堕落了!我使劲摇摇头,感觉不是那回事,英雄识英雄。那么多的大脑和手都失去秩序,那么多的任意和颠倒,而她,是纯正的。她说的堕落,意思是有那么一点随波逐流而已,其实和我一样是个太单纯,不设防的人。

  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这些人都吃了不少的亏,但我们不后悔。望着窗外的雪,我不知说什么好。一下子就看到了很多从无奈中走过的人的影子,当然包括自己了。路旁树下的那些洁白的积雪,无人踩踏,直到太阳出来,从生到死,都是干净的。而那些飞扬在路中央的雪花,从落地那一刻就注定了将被踩踏成泥,那是它的宿命,然而,大地,如此这般的无奈,除了让雪的生命更加生动,还能说明什么?它的灵魂依然纯洁。雪在空旷的少人走或的地方就很美,就能为或清秀或壮阔的风景,而在人多的地方,就看不出或形不成风景。

  今天,她有点夸张,似张扬的雪花,欲把肮脏的土壤踩在脚下。在座的虽都闷着头,却都是些易被心灵感动的人,她的一席话,像冰天雪地里的一把火。私下不由得想,哪一个容易啊?抬起一张张已不年轻的脸,满眼泪光。我对自己的过于单纯,完全没有认识到生活的残酷性而感到难过,眼湿起来。有泪好,无泪时像一个病人的无力。眼泪一直不能风干,只因在无情和狡辩的北风面前,仍有颗滚烫的心。

  在有限的时间里,交流作为人存在的感性显现,从一种无言的感觉中,交流着对艰难、残缺、信仰的感受。没一个不是怀着梦想在俗世里挣扎过来的。如性情的柳树,坚持在一片片冰雪天地中,站立,直到把自己站立成了春天。多年的生活历练会有很多精神积淀,那么,试着将眼光和思考伸到更远。六祖惠能《坛经》里云:不思善,不思恶,自在无碍,也不沉空守寂,识自本心。达诸佛理。和光接物。无我无人。直至菩提。真性不易。吾以为,此乃平常心的最好境界。

  走出咖啡屋,我们都重新站在了冰天雪地里,握别。望着我眼前的冰天雪地,想起一首题为《未名湖》白话诗,忘记是谁写的了。未名湖,不同于另外一些湖,无须命名/表面平静,波澜不惊/一旦暴雨来临就能让众多的毫不相连的湖泊,连在一起,一次又一次地/就像一只翅膀与许多翅膀连在一起,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飞翔啊/躺在我面前的未名湖,像一座融化的冰山,破裂,撕碎自己的破裂,是惊心动魄的破裂,让全世界都能听到她内心的颤抖/但是,未名湖还是太瘦小了,更多的时候,像一个弃妇,满池都是被冷落的哀怨/不安的灵魂曾在踽踽独行,留下的脚印像一块块伤疤,也是一堆堆会随时燃起的火焰/未名湖啊,一湖能结冰的泪水!/像大师的眼睛,极为纯净,没有杂质,也容不得半点杂质。无论睁开,还是闭上,即使视而不见,也能将天上的风云净收眼底。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这几个天上末流的灵魂,从这里重又出发,重又分流到天地间的各个角落。我们忙碌,我们将忙碌一生;我们如履薄冰,我们如履人世的薄冰,但我们愿意,在悠闲的白云上,只会被吊死。

  这场雪,压下去了空气里干燥的味道和灰尘的味道,或许连同一些健康的欲望也暂时压下去了。压不下去的,会更具旺盛的生命力。

  一场雪,可以把多变的世界一时冻住,可以冻死一些表层的寄生虫,可是,能真正冻住冬眠里毒蛇的野心吗?能冻死顽固的细菌吗?

  什么都无法说清,或者,不想说清。

  以前,显然力不从心。从前,可真是傻,愚痴地以为梦影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死守住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磕磕碰碰,在看也看不见的路上,擎着它,只顾往前赶。后来发现,自己死守的东西在渐渐失去吸引的魅力,替而代之的是更鲜活的东西。于是,望着和去年一样不动的日常生活,我变得安然恬淡。

  三十多分钟后,终于挡住过来的一辆空车,它还拒载了我。我开始徒步回家。

  冰雪中,麻雀站在电线上,像热恋中的年轻人忘记了寒冷,动情地交谈着。微妙的伤害就在四周,不知道在将来的哪一天哪一刻。

  看见有一对年轻人正相互搀扶着小心翼翼地从我身边走过,女子怀孕了的样子。他们刚走过我的身边,突然,他们中的一个摔倒了,带倒了另一个。

  冰凉的地面,灰蒙蒙的天,没有色彩。灰蒙蒙的房顶盖着一层雪,两群灰色的鸽子,在房顶的天空中,在枯老的枝干之上,飞旋。我们这个世界的白天,就像你们的梦境,光线刚够看清书本上的字,我就坐在窗前不停地读,可还是看不清,直到黑夜来临。而在夜里,如果不依赖听觉或触觉,我们会怀疑自己是否存在,因为在黑暗里,我们什么也看不见。

  我的心,是空中的鸽子,在你的眼里,寻找蓝天。

  天,越来越黑暗。投向我的,是陌生而冰冷的目光,心里添了一丝恐惧。

  脚冻坏了,就不想走路,就向往家里的温暖。脚有被冻坏了的感觉。这种切肤的冻的感觉是很久没有的感受。这个念头像掉进积雪里的脚,越陷越深,再深下去,就会是一种绝望。恍惚想起,也是这样一个风雪天,我患上病毒性重感冒,需要有人送我去医院打点滴,亲人不在身边,高烧,越来越严重,我就陷入了一种绝望,还记得当时痛苦极了的样子。人生,如此绝望的时候总会有的,而且不止一次。那么,不能等到绝望,得在绝望以前就移动起来。

  我得移动起来,不能让脚真的完全冻坏。我开始往家的方向缓缓移动。只要移动,就会离寒冷越来越远,离温暖越来越近。

  人,在不知不觉中,不断告别过去的自己。去年里,告别了从前的自己。那些糟糕的日子,如这雪地寒冷碎碎的样子。糟糕的日子随着新年的走近,在渐渐成为过去。在走近的新年钟声里,我祈祷:让以后的岁月不要再像从前蹉跎。

  渐渐远离了身后的那个无情、危险而充满恐惧的冰天雪地,每一个人,一生里都会碰到这样躲不开的冰天雪地,它很冷,却留下了自己的体温,自己的生命经历,和自己独有的回忆,甚至是流泪流汗流血辛苦打拼、放弃了内心的至爱,所以美,所以流连和回味。

  有一种回忆,像塞进邮筒里的信,拿不出来了。灵感被谁赶走了,就像被摘走了的花朵。灵感,能否像再次开放的花朵那样,再次回来?

  人和鸟一样,在飞的不够高时,在年轻时会碰到很多阻力,当他飞到很高的高空以后,就很少有阻力了,他就可以自由飞翔了。那么,现在,自己还飞不到很高,所以,还需要努力需要忍耐,忍耐了,再忍耐。

  雪,暂时停止了飘落。雪天,却还在继续。

  这样的天空,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晴天和阴天转换间,悲情在上空久久不忍离去。

  看着眼前的景色,回忆着它春天和秋天的样子。想到这里的冬天也可以不是这样的,本可以更美一些的,但已经这样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一切结果不一定是我们想要的,但一切结果,我们都得接受。美丽的景色,美丽的相遇,都可以带来美丽的心情。那些不美好的景象不一定是我们想看到的,但一切景象,我们必须面对。

  一个人影,在我的身后不远处,隐约隐约,不知什么时候尾随着了,我拐弯,他也拐,冷冷地盯着我看。他在看什么,他要干什么呢,不得而知。

  眼前的人突然多起来,我停下来看。有三个面呈灰色的人抓住一个开小车的人不放,他们让那人给拿出一千块钱出来,那人问凭什么,我离你那么远根本就没碰上你,可是,三个人互相证明他真是碰了人。旁观的一位医生摸样的人在小声说,这几个人常去我们社区卫生所,常常在天黑时出来玩碰瓷。

  天这么冷,行人多有不便,这些黑影,像童话故事里的妖魔鬼怪一样出来使坏。

  忽然,路灯亮了,那些黑影转眼就不见了。一些黑影,在黑处是鬼,到了明亮的地方,他们就是人了。那么,就让街道多一些亮光吧,这样,我们就少一些看到妖魔鬼怪的机会。

  终于到家了,回头望,大雪早已封盖了我的足迹。告别了身后那个常常令我产生幻觉、甚至是噩梦的世界。那近乎极限的冷和痛苦,也是有限的。这个寒冷的过程是无法省略的。在看格林童话时,总以为里面的魔鬼是真的,于是,怕而憎恨。但掩卷转身,就会很快走入那个故事。回头看,我的身后,也是部格林童话而已。走进我的家门时,已经忘记了那突然而来的疼痛。

  我想到阳台上那两盆耐寒的蛇剑一定冻坏了,那天我脑子里想起它们时手头正有事,一忙别的又忘记了,今天得赶紧把它们搬回屋里来。我怕利刺坚挺的叶子会扎破了我的手指,戴上了手套。

  在温暖的客厅里,冰雪很快消去,变了颜色的叶子仍然壮实。已经来不及,它冻透了,平日茂盛的它如今倒塌在供它存活的那个漂亮的大花盆里,倒塌在我的眼前。

  我的脑子里闪现出三名青年电力工人的身影,电视里在说着他们的英雄事迹,这场50年不遇的暴风雪猛烈袭击了中部省份的电网,他们在抢修电网中殉职。令人不安的消息还在传来:大雪压断高压线,全城停电,高速公路封堵,机票价格全线飙升,火车票难求(),电暖器紧俏缺货,城市到乡村的上空,漂浮着用木柴煤炭取暖的气味,并且,每天都有人在雪地上滑倒,摔胳膊断腿,春运急着回家的人挣扎在回家的路上,他们随处滞留;;雪,往年罕见的雪,我们曾无数次赞美过的,那来自天界的雪啊,为什么还在下?冰,如玉的冰!一种美在快速过渡成一场灾难,把美好的华夏2008年一月过渡成黑色的日子。

  我呆了许久,然后,一小股,一小股地,往出拔已失去生命的绿叶,带出了盘生在花盆周围错综复杂的根须。拔到中间根部时拔不动了,那里又粗又壮,像一个健康的心脏,它是被速冻而停止跳动的,再顽强的生命也会变得如此脆弱。我后悔自己想起得太晚。鸟类知道在冬季会换上一层保暖的羽绒衣,那是因了它天生就有的一种预防能力么?同为动物,最高级的动物怎就想不到呢?很有必要先注射一支挫折防疫针。

  为什么一些意象会在我心中产生如此强烈的反响?因为倒塌的时间是我的世界。日月不尽相同,所有的事物都在发生着变化,都会变至陌生。或者是不变的,但一切事物都会老去的,世界总会在我们的目光中游离,我们能抓住的,只有每天不一样的新的时间。

  冰雪总会消融,世界真面目终会露出。看着早两天搬进屋的花盆里那些坚硬而肥厚的绿叶,那是我喜欢的透明的绿,充满阳光的绿,它让我看到了轮回,看到了希望,看到冷也富于生机,仿佛掀开了通往春天和快乐的门帘儿。望着它,我心如花开。

转载请注明:二七美文阅读网 » 杨莹:走过冰天雪地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