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美文网为您提供经典美文、爱情文章、优美散文、短篇小说、心情日记等在线阅读欣赏

杨莹:《松树》

美文摘抄 二七美文网 138℃

  杨莹:《松树》

  认识她的时候,是在去年燕姐举办的新锐杯K歌大赛上,她和我同是评委之一,早前多在博客上看她行文写诗,很有点赞叹的意思,一直以为她不过20出头一小丫头,清秀的面庞有着灵韵之动人,常喜扎两行小辫,不晓得为什么,总觉得她是另一个自己。

  真正近距离走近她,是旧历年末,天下画界网在AGOGO举办女性精英K歌会那天,她应邀早早就到了,在偌大的歌房,她嗓音清亮,时而高亢时而低吟,一时间竟又呆了,这绝对是我无法企及的高度,由心里赞叹了她。想这样一个女子,有着旧时女子的古典,又有着今时女子的大气,紧握了的手,彼此久久不肯分开。

  3月,杨莹发短信说,有个三八女性诗人的聚会,希望我能去。写诗不过是我的副业,那时已知看起来十分青春的杨莹其实是西安作协的副主席,市作协诗歌委员会主任,女儿已经上大学,能被她邀请列席诗人活动,还是有几分意外,心里无限向往,偏偏事不凑巧,最终未能成行,事后交作品一首,隔日在《华商报》登出来,旧时岁友纷纷来电祝贺,竟有些恍惚。

  半月后,诗人崔彦打来电话,说有个人特别想见我,约了西大街某家咖啡店见面,那日春阳高照,古城里一片暖意,我选了金色和酒红相织的火腿纹披肩随意的搭在肩膀上,从深巷里走出的杨莹,有着沐后的芳香,她浅浅的笑,说一直很想见我,三八那天以为我必定会去,谁想还是晃掉了,很有些遗憾。彼时,我正巧也扎了小辫,她仿佛觅了知音,想不到这种装扮原是我们的极爱—-古典火腿纹的披肩以及经典发型,似乎没有什么过渡,就彼此欣赏相携前行。

  那一日,我给她看新写的诗作《千年汤峪》,她评价说果然很有些气势了,最后一段尤为点睛;她给我看新画就的《梅花图》,墨色未透,梅花点点落飞红,有着很深的文人气质,我不竟又呆了。杨莹笑说,原来你是画家里的诗人,我是诗人里的画家,还真有趣。

  遇见我,杨莹忽然有说不完的话,现在想来都十分惭愧,热心张罗我们见面的崔彦反倒被我们的相见恨晚给挤到了一边。好在崔彦并不计较,将午后大段的时间留给我们。那日,我们从绘画聊到诗歌,从生活聊到事业,从女人聊到心声,意犹未尽的黄昏,我带她去书院门买彩墨,我告诉她新近在中国宋庄看到一些画家在用的一种彩墨,画写意很有意思,她兴致盎然,我们拎着满满当当的颜色和墨汁,一路相携,热热闹闹的聊绘画和诗歌,兴致所到,杨莹索性说,不如我们举办一个两人画展,你也写诗,我也画画,我们一起展,诗情画意多美好,我们又都是女子,这个城市,女子们大多回归家庭,将自己的才情埋葬在婚姻里,真是可惜,也实在伟大,我们,喊点声音出来吧。

  多好的提议啊,那些日子,我正在筹划女子画展的事,杨莹的话如醍醐灌顶,让我久以困顿的计划忽然清晰明朗。我笑说,好,我们去找个人,我带着她穿过石板古街,

  喊了在书院门开店的剪纸女艺术家涂永红,那一夜,三人聊兴颇浓,大有依依不舍之势。

  画展的事情经过多方筹备,总算成功着陆,从早先我们的二人诗画展一路走来竟变成了全国20个女诗人画家的联展,获得各界的鼎力支持,在纺织城艺术区880艺术仓库的开幕式上,各界名流汇集,众人都被这半边天的才情所吸引。热热闹闹的十天,我们吟诗诵词,挥毫做画,高歌烧烤,活动丰富而多姿。

  书法家牛迈程留言说,在这次展会上,杨莹和我的画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凡人间万事,莫不是同兴相吸。

  于是,我必须承认,杨莹,也是一个画家。

  古语常说,诗画同源,用诗人的心境做画,用画家的意境作诗,两者融会贯通,才会鼎立于人。所谓诗情画意,在中国画的表述里再多不过了,杨莹天性的诗人情怀,在文字的田野耕耘了许多年,建树颇丰,转而征战画场,想不到亦别有洞天。读她那些小画,尺幅不大,墨色丰润,颇有小资之态,花前月下,藕荷新残,飞红落絮,小女人的情致趣味全在里面了。而陌上新桑,品茗谈棋,题诗断句,自有一段气韵生动,这都是我不曾想到的。书法家麻天阔曾说,学者不一定会书,而书者必须是学者,我想这话套在杨莹这里也正合适,作为诗人,她有绘画的天资,作为画家,她又有书法的底蕴,看她轻挽笔锋,在宣纸上淋漓酣畅的写出上善若水几个大字,想这样的功夫,即使是专攻国画的青年女画家,亦不多见。

  而藏家冯先生在观展以后,对杨()莹的那幅《玉兰》情有独钟,几欲求而不得。

  可见,杨莹亦是一个性情中人,高兴的时候,可以与你捧膝聊天三夜而不绝,不开心的时候,也会大声说出不满,然后一笑而过。

  我之读杨莹,尚浅,南阳子曾这样总结杨莹:她是不慕作个画家的,无意就有了画境,她是不屑于把自己视为画家的,却有了视丹青为寄托的志向。而贾平凹评价杨莹是这样说的:杨莹这个人,虽然有时有些快人快语,但她是个很纯正的人,她心里没有阴暗的东西,也没有偏执、狂躁的东西,更没有浮华、伪作的东西。

  在我们的眼里,杨莹是个很阳光的人,她写散文,写诗歌,画画,在寻找女诗人和女画家的征途中挖掘自己的内心世界,与诗交善,与画结缘,她活在诗情画意的世界里情趣盎然。

  而此路还长,我相信,杨莹还有更多可亲可爱的故事和可秀可炫的魅力,作为幸福树沙龙诗社社长的杨莹,一边绘画一边写诗,该是她未来时光里最惬意的事。希望我们这次诗画艺术展,为她的另一艺术世界打开了一扇窗;;

转载请注明:二七美文阅读网 » 杨莹:《松树》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