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煮一段文字,醉一纸流年
作者:搁浅 来源:本站 时间:2021-02-03 阅读: 字体:
广告位

  夜阑人静,明月清风。任岁月心心念念,不忘你身影缱绻流连。

  微露初凉,夜色苍茫。玉指划过浅墨素笺,双眸细数历史长卷。从唐诗宋词到明清经典,从《荷马史诗》到《盘古开天》......

  我浏览过中外著作,凝视过万水千山,徜徉在隽秀的文字里,忘返于字里行间,或恢宏、或伟岸、或奔放、或温婉,那淡淡的墨香氤氲了我的心房,染香了我生命中的岁岁年年。

  寒霜满地,晓梦清浅。悠悠的羌笛,锁不住盈盈泪眼;杯中的浊酒,驱不散殷殷思念。

  站在岳阳楼上,把酒临风,宠辱偕忘。风干的泪痕穷尽了诗词的沧桑与悲凉,洞庭的碧波中,一首长卷在历史的长河中不竭地激荡。肥沃的土地,厚重的历史,璀璨的文风,都被渲染成一道道亮丽的风景,在这里传承。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他源自心底的最深沉、最质朴的誓言,是责任,亦是期盼。他数年寒窗苦读,只为“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在时代的浪潮中,他一心为苍生代言,不知不觉中惊艳了光阴。他写红了一座楼,镇住了一个国。他就是北宋的国之脊梁——范仲淹。

  独上兰舟,月满西楼。你蹙眉浅酌的清愁,只为那云中遥寄的锦书,谁知你苦苦等来的,却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一代才情女子,直至美人迟暮,终究逃不过眉宇间的一个“愁”字。半生漂零归何处,谁人能解千古愁?面对西楼的冷月,孤独、寂寞悄悄地袭上心头。她终生都在“寻寻觅觅”,却落了个“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着实让人心疼,惹人垂怜。

  这个千古第一才女,凄美如她,才情如她,她用一生守候在她心碎的文字里,痴醉流连,魂绕梦牵。

  夜已阑珊,对月愁眠。回首处,繁星点点,月光浅淡。呷一口墨香,轻轻地合上书卷,伫立在窗前,望月轻叹,心中或悲或喜或迷茫,皆因煮了一段文字,醉了一纸流年。

标签:
广告位

推荐阅读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