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歌大全 > 古词风韵 >
生是风流人,奈何帝王家
作者:搁浅 来源:本站 时间:2017-05-09 阅读: 字体:
广告位

  他不爱江山爱诗词,他不爱政治爱书画,他是个失败的亡国君王,但却是一位成功的词人。

  他就是被称为“千古第一词帝”的李煜,他的诗词轻而易举撑起了南唐文学的半壁江山。

  从金陵被攻克的那天开始,南唐的天空里便再没有了浪漫的抒情、再没有了繁华的笙歌,落木萧萧声中,一窥微雨落花下的李煜,不禁生出了一份愁怨与感伤!­

  ——李青松

  李煜何其不幸,艺术之心融于君王之身,家国悲哀;李煜又何其幸运,亡国之痛抒写悲愤之词,永垂千古。­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虞美人》

  在那个明月清风的七夕之夜,日夕以泪洗面的李煜迎来了自己四十二岁的生日,浪漫的月色和静谧的夜色伴着朱颜的歌舞声深深地唤醒了他的国仇家恨。这首《虞美人》,便成了他的绝笔。

  缪塞说:最美丽的诗歌是最绝望的诗歌,有些不朽的篇章是纯粹的眼泪。

  至此,那个历尽坎坷、命运多舛的南唐后主消失在了那夜哀婉的歌声中,但是,那个情真语挚、空前绝后的词帝却在后世词人们的血脉里站得愈高愈大。

  他写“恨”,恨如东流水,绵绵不绝,不可阻挡。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相见欢》

  又如路边春草,“野火烧不尽”,平白惹人恼。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清平乐》

  有人说,李煜的一生就像一首词一样,上阙是那样的香艳软浓、旖旎秀丽;下阙是那样的情真意切、深沉悲怆。

  他写“梦”,不过是一晌贪欢而已,梦里有多热闹,醒来就多凄凉,回不去的都是曾经。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浪淘沙》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

  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望江南》

  他写“难寐”,小院听风声,无言上西楼,形单影只,纵有千种风情,又与何人说呢?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

  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捣练子令》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

  ——《相见欢》

  他写“相思”,隔着千山万水,大雁来了又回,思念的人为何还不归还?

  一重山,两重山。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菊花开,菊花残。

  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长相思》

  他写“亡国”,昔日帝王今臣虏,说不得那时辉煌,只见如今颓败。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

  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

  垂泪对宫娥。

  ——《破阵子》

  国维先生曾这样评价李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