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美文网为您提供经典美文、爱情文章、优美散文、短篇小说、心情日记等在线阅读欣赏

偏偏喜欢你

都市言情 二七美文网 52℃

  第1章 不错,很甜

  夜晚,我拿着商钧维丢下的名片,在公用电话厅傍边徘徊了很久,犹豫不决。我不想让人看不起,但是现在我很需要钱,我需要钱来还清父亲欠下的赌债,然后出人投地,再找回自己离家出走的母亲。

  我用颤抖的手拔着男人的手机号码。

  “商钧维!”很快电话接通了。

  听到他那低沉暗哑的声音,我竟紧张的说不出话来,过了一分钟后,我才小声的说:“商先生,我……我是韩梦雪,我答应你的那个交易。”

  “你现在在哪儿,我让司机去接你。”显然商钧维早就料到了这结果。

  “我在长江东路的星巴克前的电话厅里。”

  “等着,司机马上就到。”说完,商先生挂了电话。

  我一个人站在夜风里,帝都热闹喧嚣的晚上,我却觉的有些冷。前面的路该怎么走呢,我很茫然。

  一辆黑色的奔驰悄然的停在我的傍边,“请问你是韩梦雪小姐吗,商先生让我来接你。”

  “我是。”既然已经这样的,就该勇敢的去面对。

  我抓着胸前的小玉佛,那是我的母亲留给我唯一的礼物,我想母亲应该会原谅自己的决定吧。

  车一路飞驰开进帝都富人区的一处豪华别墅。

  我在佣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最边上的卧室前,示意我进去。

  我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里传出商钧维独特的声调,我全身一倏,后脖子微微泛起麻意。

  暗自深呼吸,我大胆了走进去,房门随即在我身后关起。

  这屋子十分宽敞,设计很独特,我的前面还有一大扇落地窗。

  此时,商钧维正背对着我,矗立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夜景。

  “过来。”男人的命令有种不容拒绝的力量。

  我两手紧握,往前跨出几步,原来商钧维正通过他对面的落地窗打量着我映在窗上的身影。

  商钧维缓缓转身,晃了晃手里的酒杯,迈着优雅步伐来到我的面前。

  这男人天生俊美,立体的五官,看得出有混血的基因。

  他黑发微髦,眸子深邃,笔直的鼻梁下薄唇极其性感,却也透漏出几分冷酷无情。

  “终于想通了?”他嘴角轻扯,眼神锐利如鹰,我被他那样强悍的气场,压榨得大气也不敢喘,一时间双颊发烫,不知该怎么应付,只讷讷地点头。“是……想通了,我……很感谢商先生能……能买下我。”

  男人闻言,扬了扬眉尾,忽然哈哈大笑。

  被他突如其来的大笑之声怔住,我定定望着他,心中更加无助。

  之后,笑声渐歇,商钧维双眼紧瞇,涔唇微勾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你的确该谢谢我,陪我一个晚上就能挣一百万,毕竟这可不是一般男人能开的价码。”

  脆弱的心,再次被他的话狠狠击碎,也提醒着今晚我来这地方,为的是什么。

  我脸色苍白,慢慢压下心底的耻辱、忍住那份难堪,逼自己露出一抹笑容。

  没错,一百万!

  我将自己最宝贵的初夜,一百万卖给了这个全帝都最有权势的男人!

  ……

  我出生在东北,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我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是公务员,可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染上了赌博恶习,不仅将家里输的一无所有,还逼得母亲离家出走。

  后来父亲被地下钱庄的人围堵在家里,被打得头破血流之时,我才知道他已经欠下将近一百万的赌债。

  不得已我只好休学,孤身一人到帝都当了坐台小姐。

  地下钱庄的钱是利滚利的,单凭我的坐台费远远不够添那一百万的窟窿的。

  我是处女,妈妈桑红姐曾多次劝我卖初夜。她告诉我,现在的处女就是稀有动物,我能完好无损的保留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只要我同意,保证给我联系个大款。

  我虽处身花花世界,却给自己定了底线,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触碰的。

  而这个商钧维是我们夜总会的贵客,每次来都是包下VIP,我们一众小姐像伺候祖宗似的伺候他一个人。他也不知道听谁说的我还是处女,就想买我一夜,还直接就给我开了一百万的天价。

  这事红姐也知道,还从中周旋,我当时就回绝了。但,今天上午的一通电话彻底将我的“底线”击垮了。#p#分页标题#e#

  地下钱庄将期限提前了,限我半年内必须还钱,否则就打断父亲的双腿。

  “我……我希望商先生能……喜欢我。”如今,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我只能迎刃而上!

  商钧维再次勾唇,眸光从我的五官往下移,并在我胸围上逗留了会儿……

  男人的注视宛若两把火炬,热力十足,好像隔着空气在爱抚着我。

  “把这杯酒喝了。”他出声命令,将酒杯抵在我唇边。

  喝些酒或许不错。我心想。

  说实话,我酒量不佳,又因为今晚我的心情不好,喝些酒不仅可以壮壮胆子,还能让我面对接下来的事,不会那么的可怕。

  不敢违抗,我张开嘴嘴,由着商先生将手里的红酒逐渐喂进,喝得一滴不剩。

  灌完后,商钧维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再次将杯子斟满。

  “再喝,我喜欢看你喝酒的样子。”他又把酒杯抵近我唇边。

  我张开唇,像是被他牵引般望入男人宛若夜空般幽黝的眼瞳里,听话的将酒灌入肚子里。

  胃很热,那灼热度正迅速遍布我的整个身体,让我的视线也变得迷蒙如雾……

  “唔……”一些酒顺着我唇角流淌出来,有的延伸到我衣领上,有依着我颈部线条渗进胸口里。

  商钧维眼神暗了暗,像是黑森林中窥探猎物的猎豹。

  “女人,你这纯洁中隐藏的婬荡模样,让我……”他放下酒杯,拉过我脑袋,附身攫住我的双唇。“渴望的不得了!”

  “什……唔……”我脑子里好昏。

  男人的吻很霸道,正不断侵略着我的呼吸,一时间我的口鼻里全是他纯男性的气味与红酒的果香。

  “不错,很甜。”商钧维以唇摩擦着我的唇瓣,低哑喷气。

  我到底怎么了?像渴望着某样东西,却不知道到底要的是什么?

  为什么他的碰触和亲吻会带来这么可怕的反应,我明明害怕,想要去抗拒,为什么浑身提不出半点力气?为什么?

  “嗯哼……啊……”我不知不觉发出教人脸红心跳的呻吟,酒的后劲开始发挥,我体温好高,柔嫩的肌肤泛出嫣红。

  “觉得舒服了吗?”商钧维看着我的妩媚,暗哑道。

  我半瞇着眼,双腿有些打颤,下一秒膝盖一弯,不禁扑入男人的怀中。

  “啧!刚开始就受不了吗?”商钧维低低笑道,眸光一闪,还不等我反应,横抱起我,往里边里面的大床走近。

  将我扔向大床的同时,他随即压上,按住我的脑袋再次封住我的嘴……

  第2章 我可没说只玩你一次

  “别拒绝、别反抗我,我知道你需要,不要压抑,我们不需要忍耐。”他在我耳畔安抚,用魔魅嗓音要我放开自己。

  商钧维很会善用令女人都迷醉的男性一张嘴,不断霸凌、亲吻我那吹弹可破的肌肤,让我臣服在他高超技巧的挑逗激吻里。

  等到我滚上床,肌肤接触到柔软丝绸,赫然发现腰间的衣裤被扒走,全身一丝不挂已来不及……

  男人硕壮身躯随后压上来,在灯光照耀下,眯眸盯视华美大床上,我那十足可口的绝美的胴体。

  “不可以……我还没准备好!”我懵懵懂懂,双唇吐出啰嗦字眼。

  商钧维好像极其讨厌我的罗里吧嗦,一口堵住我语音,动手脱去衬衫,露出雄伟裸裎上半身,结实纠突的肌肉显示欲望忍到极限。

  我拼命的挣脱,男人却以两边膝盖以适当力道压制住我的小手。

  “不……唔……不要这样……”我虚弱地喊,有些害怕他的力道,却无力推拒,商钧维在我身上点起一把烈焰,是我从未体验过的。

  我双手猛地将他一推,却被他反手一拉,将我的双手掌控。我想往后退,他那双大手一收,我整个被他拉入怀里——

  “不要这样?装清纯吗?你还想玩游戏?”商钧维略带嘲讽地笑。

  我轻喘一声,急得摇头,“不是的……拜托你……能不能温柔一点?我……”

  我还是处子,就算之前和人交往过、谈过恋爱,也仅仅与男朋友进行到亲吻和拥抱的程度。

  我好害怕,乞求他温柔一点也是自然的反应,只是这一切落入商钧维眼里,又是不一样的想法,变得有些可笑。#p#分页标题#e#

  “扮清纯要适可而止,再装下去就不可爱了。我不喜欢太做作的女人,懂吗?”他双目细瞇,嘴角渗出淡淡的残忍味道,两手忽然抓住我的下巴,用力捏着。

  “痛……啊!不要……”我吓着了,男人恣意捏握的力道几乎让我的下巴失去了知觉。

  一时间,我忘记来此的目的,忘记要得到一百万必须付出什么代价,我害怕地在他身下挣扎起来,边哭边嚷:“放开我,不要……不要了……求求你……”

  商钧维冷笑了笑。“要叫吗?那就喊大声一点!”

  跟着,他张嘴咬住我的脖颈……

  “啊──”我惊喘一声,从我的脖颈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不用看估计也要被他咬出血了!

  然,一股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情愫从他那野蛮行径传遍我的全身各处。

  天啊,我到底怎么了?像渴望着某样东西,却不知道到底要的是什么?

  为什么他的碰触会带来这么可怕的反应,我明明害怕,想要去抗拒,为什么浑身提不出半点力气?为什么?

  “我知道你也想要,还要继续装纯洁吗?”他邪恶的说道。

  “不是的……我……我求求你……”我不太确定自己想说些什么,眼前的一切大大超乎我的想象。

  这个男人喜欢如此玩弄女人的身体吗?还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是他买来的玩具,我必须提供等值的服务,让他尽情地玩弄,满足他一切的欲望,所以,就由着他吧……

  我昏沉沉地胡思乱想,耳府中传来男人暗哑的声音——

  “你真的没被男人玩过吗?”

  闻言,我轻轻一咬唇,一脸的失神怔愣……

  “说,你是我商钧维的女人。求我要你。”商钧维霸道的要求。

  我使劲咬了一下唇,然后将头扭向一边。我不愿意放弃自己仅有的一点尊严。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的坚定,我想守住最后的底线,想要反抗他的兽性,逃离这里远远的,然,我全身的力气彷佛被他抽光了,只能任他宰割……

  “如果你不是夜总会出来的,我会以为你真的是纯洁的处女,从没被男人碰过。”

  被男人压制,我根本无机会瞧见男人一身无赘肉令人屏息的健美之躯,只觉双腿被他分得大开,难为情想扭合,在他笼罩的硕大身躯下难动作。

  “你要干什么?你这么做很不卫生……”我呜咽着、尖叫着。可腹内因他的动作疼痛中渗杂一股奇异之感,流通全身让她身躯像丢进火中烧烤。

  商钧维沉静而视,“你故意在我面前装处女,这是引诱男人的手段之一吗?”

  他嘲弄地说,突然,攻城掠地般地冲进来……

  “啊!”我双手扶在他双肩,委屈的粉脸又坠落颗颗珠泪。“我不要……饶了我……”我眼泪流得更凶,紧紧咬牙看着上方的男人,他忽然瞇起锐利的黑眸。

  没想到第一次竟会这般的疼切心扉,我疼的咬住了商钧维的肩膀,泪水缓缓的滑落,终于还是堕落了,原来出卖自己比想象的简单。

  然而,我又有些后悔了!拼命的大哭大叫,“放开我!你这个禽兽,放开我——”

  “闭嘴!信不信,我让你一分钱拿不到!”男人的粗喘声倏然在耳边响起。

  “……好痛!停下……”

  十八岁的我,还未享受恋爱的滋味,即被夺走初夜,不懂得回应的身子,扭动挣扎地想躲开些,因为他那狂猛的行为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最后只能哭着求他停下来。

  商钧维往下一望,见我浑身僵硬颤栗,大睁如兔儿般双眼滚出晶莹泪珠,精致五官扭曲一团,模样惹人怜惜。

  “这薄膜做得不错,很像是真的!”他冰冷眸子蕴藏山雨欲来之势。“自找罪受!”

  我双颊红赧,唇苍白,痛楚疼到无法呼吸,只求他别再动了。可嗜血的商钧维,哪会停止进攻,他更乐意配合我的演出。

  决堤的泪水如洪水纷纷滑落滴入雪白的枕套里,我觉得浑身正在被烈火狂烧,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凌迟。

  虽然听说第一次很痛,却不知竟然这么地让我痛彻心扉。#p#分页标题#e#

  我已分不清到底是疼痛还是痛快,我的肉体和灵魂彷佛分开来,我明明是受着煎熬,被无情地狎玩着,灵魂却像在天际邀游,在云端间飞翔……

  许是是喝了太多酒,我醉了吧?

  这样也好,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某种东西就要在体内爆开,我真的承受不住了……

  第3章 你只能属于我

  这一刻,我轻飘飘又热呼呼,像是刚泡过温泉,全身挤不出丁点儿力气,而部分的神智还在云端飘游……

  我喘息着,他也喘息着,但我真的没有力气推开他,只想合上眼,好好地睡一觉,什么都不理。

  商钧维让我伏在他身上,我一脸的疲惫不堪。他一把将我的头颅按倒他的脖颈间,贴着我的脸颊,他吻了我一下,暗哑地说道:“韩梦雪,你刚才差点要了我的命!”

  要了他的命,什么意思?我微微睁开双眸,有些不解。

  不愿多想了,我好累好累……

  我真的累了……

  然,我的脆弱与无助更加激起男人凶猛、旺盛的欲念。

  男人的手再次溜到我的腰上,“不要,我们不是已经做完了吗?”

  “谁告诉你我们做完了?”他低笑,将我身上的被单扯掉。

  “你……明明说陪你一次就好,怎么可以这样……”我越哭越伤心,再玩,我会被他玩死的。

  “我的确说过陪我一夜,可没说我只玩你一次,不是吗?”商钧维勾唇,邪笑道,他恐怖言词,让我每根骨头都不禁然的发抖……

  我真是年轻不谙世事,但我也要为我自己争取一下,“你、你……不是这样的,我们说好的……”我试图跟他讲道理。

  “的确是说好了,不过要按我的规矩玩。”他冷冷地说,随即将我翻转,他整个人压在我的后背上方……

  “商钧维,你混蛋!”

  男人蛮横的侵略,在我雪白肌肤上烙下不少印记,使得我陷入了混沌之中,而凭着我浅薄之力,又怎能抗拒这一切!

  “你只能属于我,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男人,别忘了这点。”他强壮臂膀牢箝我柔嫩胴体,灼烫气息喷在苍白纤美的脸蛋上,萦回耳畔喑哑强调。

  我呜呜地哭泣、颤抖着,完全不能自抑。

  全身的毛细孔渗出细汗,男人的气味将我完全包裹。

  此时,商钧维粗犷的手掌紧紧抓住我的上臂,不让我逃开。

  鲜血沾湿白色床单……

  商钧维的背被我抓出几道指痕,我的啜泣变成无意识的娇吟。

  只觉男人动作越来越快速,似要将我骨头摇散了,快要将我震昏了……

  ……

  深夜,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商钧维别墅的,我只记得我步伐蹒跚,脚步踉跄的走到大门口时,别墅的安保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模样,无不嘿嘿发笑。

  我心里冷哼,我知道他们笑的什么意思。我愚蠢、我堕落,我自己都知道。

  来到繁华的街道,我精神恍惚的看着从我身边一一走过的人群,他们看到我这颓废的样子,一一掩口而笑。

  我全身上下疼的要命,特别是那个羞人的地方,刺啦啦的疼。

  这男人太霸道、太粗鲁了,尤其现在双腿间还残留着商钧维留下的“浊物”,夜风吹过,这会儿变得冰凉……

  眼泪又开始扑簌簌的往下掉,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伤心,我应该高兴起来才是,一晚上就挣了一百万,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

  做都做过了,我还有什么廉耻心,处女膜这玩意不早晚要送给男人的吗?只不过我提早交出去了罢了……

  回到家后,我虚弱的躺着床上,将商钧维的祖宗骂了个遍!

  我的腿心像被刀割破后又撒了把盐一样的疼,整整让我在床上躺了一天,直到晚上六点了,我才勉强起来收拾下自己,才打车去了夜总会上班。

  我刚一进夜总会,就被红姐叫到办公室。

  她从保险柜里面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我,我打开一看,是一张支票。

  五的后面全是零!

  当看到后面落款处那龙飞凤舞的签名,让我知道了这支票的含义。

  “这是你的酬劳,对半分五十万。”红姐坐在办公桌后面,手里擎着一根烟,正眯着眼睛看着我。#p#分页标题#e#

  垂头,手里紧捏着意义非凡的支票,心里说不好是什么滋味!

  就这么轻易的,我将自己出卖!

  就这么随便的,我将自己毁了!

  我欲哭无泪,可又毫无办法,我忍着心中的悲伤,再次看着支票上面的数字……

  一百万的赌债我已解决了一半,还有一半我要争取在半年内挣出来。

  我将支票收好,点点头对着她说了声谢谢就要走人。

  “不再仔细看看?”红姐在我后面叫住我。

  “不用了,我信得过您。”

  “小雪,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人,你性子我还不知道吗?昨天没少遭罪吧?”红姐吸了一口烟后,看着我道。

  我心里一倏,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商钧维这大少爷是圈内公认的最会玩乐的,经他手的女人成千上万,不得不说他那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高富帅的典范。他能看上你,也是你福气。”

  我擦,我都没说自己这么倒霉被他看上了,红姐倒是说成了是我的福气。

  他那种男人有哪里好,除了外表光鲜以外,不就是一个“行走的生殖器”吗?

  “期货两讫了,我不欠他什么的。”估计以后我与他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吧。

  “小雪!”红姐再次叫住我,“姐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再清楚不过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女人最终还要找个好归宿才行。”

  我转头看着着红姐饱含深意的眼神,忽而一笑,“干我们这行的,以后能有什么好归宿啊?”

  “现在就有个机会摆在你面前,商钧维这人虽不是什么好人,却有情有义,只要你放低身段,以后有你的甜头。”

  她不会是在给我与商钧维“拉皮条”呢吧?

  “红姐,我了解你就像你了解我一样,您今天说这话恐怕是另有目的吧?”

  闻言,红姐仰头哈哈大笑,“小雪,我果然没看错你。商先生说你昨晚的表现令他很满意,他想要长期——”

  红姐的话还没说完呢,办公室门“砰!”的一声就被人从外面大力的踢开——

  那人如旋风般来到我面前,抬手就甩了我一巴掌。

  “韩梦雪,你个贱货!说,昨晚是不是跟商先生上床了?”

  第4章 她割腕自杀了

  程可儿?

  她是我们夜总会的台柱子!

  平日,她这女人仗着自己有大老板撑腰,一直在我们小姐堆里作威作福、嚣张跋扈惯了的,就连红姐有时候都要让她三分。

  也正因为就她与大老板的这层关系,待遇自然比我们这样普通小姐“高一等”,凡是VIP包房的客人几乎都是她的,这是大老板给她的特权,红姐也管不了,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抚着被她打疼的有脸,眼神疑惑的看着她。

  “程可儿,你这是干什么?你不去好好陪客人,来我这里嚣张什么?”红姐将手里的烟一掐,起身来到我与程可儿的中间。

  程可儿闻言,冷哼一句,“我想干什么?红姐,我到要问问你,你想干什么?这就是你平日教出来的小姐吗?”她喝声质问红姐的同时,伸着双手就向我扑过来,“韩梦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主意,平常装出一副贞节烈女的模样,却私下恬不知耻的抢别人的客人,你这种无耻的女人我见多了,我今天非要教训教训你这个贱货不可——”

  “够了,程可儿!”红姐一个拉扯,就将程可儿拉个踉跄,“这是商先生的安排,你要是耍泼完了,麻烦就给我滚出去!”

  “我耍泼?哈哈——红姐,那我今天就跟你好好讲讲道理。”程可儿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站在红姐的对面就开始呛声,“商先生的事情,是不是你故意安排的?”

  “你说什么呢?客人有权利选择换小姐,你也是干这行的,怎么不会知道这儿的行规?”

  “行规?苏玉红你算老几啊,跟我讲行规,真是太好笑了。我警告你——啊——”

  “啪”的一声,红姐反手狠狠的赏了她一巴掌,“程可儿,别他妈的在我面前嚣张,我出道那会儿,你还穿活裆裤吃奶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萧爷那点破事,你要是对昨天的安排不满意,你就去找他说,别来我这儿瞎闹。”#p#分页标题#e#

  她手捂着脸,啐了一口痰,“好你个苏玉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注意,我们走在瞧!”说完,她眼神充满怨恨的看了眼我,随即摔门走人!

  我长出了一口气,正打算离开呢,身后的红姐突然说道。

  “小雪,有没有信心当头牌?”

  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得又问了一句,“什么?”

  “我看好你!”红姐给了我一个模凌两可的微笑,让我受宠若惊!

  弄不明白,我也不想弄明白了。

  ……

  回到休息室后,我先将钱收好,正打算出去上工时,冯莎莎扭着翘臀从外面走了进来。

  “妞儿,厉害了!”她双手交叉,一屁股就坐到我的化妆台上,“不仅得到了商先生的‘关爱’,还将程可儿那贱人干掉了,真可谓是一箭双雕!”

  这件事情,这么快就传开了吗?

  “你是没看到程可儿那哭天抹泪的模样,如伤家之犬,哈哈——太好笑了!小雪,你可为我们这帮姐妹报仇了!”

  程可儿是萧爷捧红的头牌,向来在我们这帮小姐中作威作福,平常我们都是敢怒不敢言,今日得罪了她,日后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我要去上工了,你要一起吗?”我不想再在程可儿身上打转,起身就要走出去。

  冯莎莎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喂,我说,你怎么还这么一副苦大仇深啊?对了,那个你吃了吗?”

  “哪个啊?”我双眉一簇,疑惑问道。

  “笨蛋!避孕药啊!”

  老天!我一拍脑门顿时觉悟。我没有经验,从来没跟男人上过床,怎么知道要吃避孕药啊。

  “给你,还好没过七十二小时。”冯莎莎从她的手抓包里拿出一瓶避孕药,给我倒出两颗。

  我接过来一口咽了下去。“谢谢你,莎莎。”

  “谢什么,都是姐妹应该的。”冯莎莎对我笑了笑。“你来那天,我就看好你,程可儿那贱人怎能跟你比。有眼睛的男人都能看出来你们……”

  “啊——”

  冯莎莎还没说完,突然从隔壁的卫生间里传出来一阵尖锐的女人尖叫声。

  我与冯莎莎相互对望了下,立马跑了出去。

  卫生间门口外面,站满了男男女女,大多数是我们夜总会的服务生与小姐。

  “怎么回事?”冯莎莎拉住一服务生的,小声问道。

  服务生一脸的惊慌,好半天才说出一个整句,“阿丽……她……她割腕自杀了!”

  “什么?”

  “什么?”

  我与冯莎莎异口同声发出了疑问。

  就在我俩怔愣之时,两名安保从卫生间里抬出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

  果然是阿丽,她的一个胳膊搭拉下来,那上满有条长长的划痕,皮肉外翻,鲜血还在汩汩的往外流淌,可见当时她对自己是多么的狠心……

  “多么傻的女人,听说是她那个小男友移情别恋了,阿丽受不了打击才自杀的。”

  “不仅如此,他还卷走阿丽所有的积蓄潜逃了,到现在都联系不上。”

  “我之前就警告过阿丽,那男人不可靠,一看就是个吃软饭的,她还不信。现在好了,她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有人在旁边小声议论着,而我的眼眶里瞬间雾气蒸腾,泪水不由得冒了出来。

  阿丽今年才二十岁,是帝都艺校的学生,同时也在我们夜中会兼职跳舞。她有个比她小两岁的同居小男友,平常都是靠她

  养活,我们大家私下都说那个小男友是吃软饭的,让她早点觉悟,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别让客人等久了。”这时红姐拨开人群走到我们大家当中,拍了拍手,示意大家解散。

  众人见没戏可看,也就纷纷散开,各回各的岗位,好像这里根本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真可怜!”冯莎莎摇摇头,哀叹道。

  是啊!这样的局面都不是大家所预料到的,可如此痴情的女子,世间又何止阿丽一个呢?

  “小雪,你等下。”红姐突然叫住我,我转头望向她,“红姐,有什么事?”

  第5章 我很难拒绝帅哥的

  “听说你以前学过舞蹈是吗?”说话间,红姐已走到我与冯莎莎面前。#p#分页标题#e#

  我点点头,“是啊,学过点。”

  “有表演经验吗?”红姐又追问道。

  “就是在大卖场做促销员时候表演过一、两次。”

  “那行,今晚你先顶替阿丽上台,十八分钟五千元!”

  “哇——哇——好多钱啊——”我身旁的冯莎莎立刻高呼出声,“哎,以前不是十八分钟两千吗?”

  “对,因为是特殊情况,所以报酬翻倍。”红姐解释道。

  “原来这样啊,可惜我不会跳舞。”冯莎莎惋惜道,同时又拉了拉我的胳膊,“多好的机会啊,要不你试试?”

  十八分钟五千元,真的诱惑到我了,而我真的好缺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好吧。”我刚一同意,就被红姐拉到了换衣间,她让我换好衣服后,就立马登台。

  我换了一件火红色的紧身胸衣外加黑色的超短裤,将盘好的头发,一拉,让及腰的秀发飞泻而下,脚踩着一双十公分的高跟鞋,深呼了一口气,就走了出去。

  ……

  凯撒皇宫,帝都最火的夜总会,任何中低阶层的俱乐部里有的,凯撒皇宫都有;烈酒、烟雾、昏暗、喧哗、找猎物的男人、等待被猎的女人,放松与堕落的边缘地带。

  自两年前开始营业起,凯撒皇宫总是这样的,同样的格调,吸引着磁场相近的客人。

  每个夜晚,凯撒皇宫总是座无虚席,虽然夜总会里灯光同样幽暗,但空气比平时清净一倍,男人比平时多了几倍,吵闹也比平时少了许多,白领阶级的年轻男子几个一组,占据几张桌子。

  越接近表演时间,室内的气氛就越安静,众人目光齐聚前方一个八、九公尺见方的小舞台,舞台中央竖起一支钢管,不久,灯光转暗,聚光灯打在舞台上,我身着火红性感舞衣,轻盈的走上舞台。

  我一出现,立即引来一波波的口哨声。

  我黑色渐层眼影勾勒出如猫儿般明眸的神秘眼眸,眼波流转,性感唇上鲜艳如血的烟脂,嘴角挂着职业浅笑,有意无意的散发无法言喻的魅力。

  贴身斜肩露背及臀的红舞衣让我年轻美好的曲线毕露,修长匀称的腿上蹬着红色彩带高跟鞋,让我修长结实的长腿一览无遗。

  我转个身,背对观众,为开舞做准备。

  DJ一个转音,我的肢体随之摆动,时而柔若无骨,时而铿锵有力,时而抚媚诱人,时而激越狂野,纤细优美的身体曲线配合乐曲,完全融入,表演得淋漓尽致。

  一曲舞毕,我香汗淋漓,但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减,反而有如只猫儿般,嘴角噙了抹满足的弧线。

  音乐结束五秒后,陶醉在我迷人舞姿中的众人,方才如梦初醒来,一时间,掌声与口哨声充满整个空间。

  我露出美如白玉的贝齿,性感美眸缓缓环视舞台下的宾客,偶尔眨眼、点头示意,在我的视线移到后方站立的客人中,一个挺拔的身影让我唇边的微笑凝结几秒,朦胧的灯色让我看不清那人的表情。

  几秒后,我移开目光,嘴边的笑痕更深。

  纷纷接过递上来的小费,我从容的步下舞台,在两名服务生的开道下走进我休息室里,闲人勿进。

  一进入休息室,我略感虚脱的闭上眼,整个背贴在门板上,紧绷了的一晚上的神经,终于放松了……

  已经好久不跳舞了,我答应过这辈子只给那个男人跳的,要不是为了钱,我何苦委屈自己。

  没人知道我是如何从濒临死亡中走过来的。但,我不怕死亡降临,两年前那晚,那双冰凉冷酷的眼睛早已杀死我。爱越深,恨越切的两相冲突让我的心理再也无法健全,在知道男人的死讯后,我任由怨恨日以继夜的堆积深埋。

  我做了个深长的呼吸,稳定自己的情绪,再睁开眼时,已恢复平日的平静与冷漠。

  拿起座机,我熟稳的按了一组号码。

  “乔飞,我下班了,现在方便来接我吗?”我轻声询问。

  乔飞不仅是我的楼下邻居,还是拳击场上当红的拳击手,对我非常呵护。

  “今天怎么这么早?”他问我。

  “我人有点不舒服,红姐不会勉强我留下的。”

  “那好,我马上过去。”

  我说,“好,我等你。”

  才挂断电话,门口便有了动静,我飞快回身,看到的人是夜场保镖大力笑盈盈的脸。#p#分页标题#e#

  “小雪,没想到你还会跳舞,今晚的表演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呀!”他赞美道,亲热的搂住我的腰,在我脸颊上亲密的亲了口。

  我露齿一笑,“谢谢你赞美。也就你说我跳得好,其他人不见得吧。”我挪揄,对这个年轻又幽默男人,我有着欣赏与亲切。

  “哪个瞎了眼的敢说你跳得不好?跟我说,我会请乔飞去教训他。”大力机灵的转了口,放开我。

  “算了,乔飞对你是下不了手的。”我拍拍他白皙俊秀的脸颊,转身面对梳妆台,拿出化妆棉与卸妆油,开始卸下眼睛四周厚重的黑色眼影。

  “那我就没办法帮你了!”大力遗憾似的叹口气,我借着梳妆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对了小雪。”大力突然靠近我咬起耳朵。就以往的经验,大力出现这种行为时通常不会有什么好事。

  但今晚我没有往常轻松的心情,反而警戒心直线上升。

  大力没感觉到我的异样,继续细声说着,“没想到那个商钧维,好Man呀!啧……”然后他自我陶醉的神色一黯。“我跟他原本是聊得挺愉快的,不过他说很欣赏你,要单独见见你……”

  看到我透过镜子射过来的杀人目光,大力觉得很无奈。“你也知道我很难拒绝帅哥的,既然我都答应了,你就帮帮我,跟他见一面,交交朋友也不错呀,他真的很帅的!”他忍不住又称赞起来。

  “想交朋友的是你才对吧,等会儿乔飞要来接我,不想他知道的话最好收回你的话。”心里知道大力口中的男人是谁后,我头一次对他不假辞色。

  “但他说……”大力张大眼看着我的反应。

  “不可能。”我坚决否认,继续卸妆。

  大力的眼珠飞快朝门口转了转,“外面忙不过来了,我出去帮忙。”他突然说,快速的往门口移动。

  我往镜面上一望,果不其然,一个高大的影子正不请自入。

转载请注明:二七美文阅读网 » 偏偏喜欢你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