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美文网为您提供经典美文、爱情文章、优美散文、短篇小说、心情日记等在线阅读欣赏

最好的胸衣是男人的双手

都市言情 二七美文网 60℃

  1

  米莲一笑,脸上就有了两个浅浅的酒窝。宁愿说过,那不是酒窝,那是一只没有底的杯子,可以盛爱慕,欢喜,以及秋露一样的眼泪。米莲想起宁愿的话,眼睛立刻就潮了,跟着有泪水,跟着就溢出来了,缓慢而抒情地流过她青春的脸,米莲知道泪水在她的酒窝那里停留了一会儿,然后悄无声息落在衣襟上。

  那一刻她想起来她有过一个梦幻:宁愿从她的背后拥住她,她可以轻轻地扭过头,就像长颈鹿够树叶一样吻他。

  而现在不可能实现了。

  那一刻米莲决定一生都要忘记宁愿,尽管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米莲喜欢做一些看上去很不容易的事,就像她爱上了宁愿。宁愿是个没有名气的诗人,可是这一点儿也不能阻止他的骄傲,他像野马一样骄傲。可有一天,宁愿对她说,你是山冈捧出的月光,是夕阳下的一树花香。米莲的耳朵有生之年第一次听到这么好听的话,米莲顿时爱上了他。

  爱上诗人很危险,米粒对米莲说。米粒是米莲的姐姐。米莲说,可如果我不爱他,我怎么办呢?

  姐姐叹息一声说,你得守住自己,你得当心诗人用诗句慢慢脱掉你的衣裳。米莲笑了,一笑就有了两个浅浅的酒窝。米粒拍拍米莲说,小狐狸精。说完姐妹俩同时笑了。从某种意义上说,米粒对男人有发言权,她和男友同居两年了。

  米莲在北上乐队弹吉他,像是挎着一把枪。北上乐队主要在一些娱乐城唱歌,但也有例外,就像米莲认识宁愿那次,他们就在地下通道里唱《蓝莲花》。过往的人都匆忙,偶尔也有人还丢下一个硬币。宁愿突然掩面哭泣……那句:心中那自由地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无论如何也唱不下去……

  米莲记得很清楚,宁愿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这个场面就像是在眼前啊,可就在两个小时之前,米莲去了一趟银行,然后去派出所。

  她没有见宁愿,只是履行了手续。

  2

  我爱你,这三个字如果一定要纹在身上,你会选择在哪里?

  米莲选择在手臂上。她当时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这样,她觉得爱情除了身体的纠缠之外,应该还有一种方式,或者深刻,或者疼痛。这个念头源于宁愿,宁愿的手臂上刻着他的名字,宁愿说,大丈夫从来行不改名。

  米莲的手臂上纹了五个字:宁愿我爱你。纹身的人说,这种字洗不掉的。米莲笑得阳光在牙齿上闪烁,为什么要洗掉?在她的眼里,宁愿是永远的,爱也是永远的。女子的愿望从来都是善良的,单纯的。

  她要给宁愿一个惊喜,所以她至少遮掩了三天,在这三天里,只要一有时间,她都会看着这一行字,她觉得她是特别的。

  要以怎样的样子让宁愿看到呢?她喜欢有这样的时刻:衣服缓缓地慢镜头一般地从她身上落下,干净的,饱满的,跳跃的是她的身体,那时应该有蓝色的火焰,细细密密地在她皮肤上燃着,像一块固体酒精灯浮在小河上。

  那个时候她是宁愿的,宁愿也是她的。

  很多时候,宁愿说,爱我就给我。并且像小孩子一样噘了嘴。米莲的心就一软,和宁愿谈了一年的恋爱,亲吻了,拥抱了,那些风生水起的时候,都有过冲动。可是总是她在最紧要的时候,约束了自己。不是她不想给,而是老是想起米粒的话,她分不清到底是诗句还是宁愿让她想要脱去衣裳?

  这样的时刻宁愿看上去很痛苦,他的脸色很难看,蠢蠢欲动就是那个样子?可他并不发火,等他平静下来,有时他会给米莲整理一下衣裳,有时是头发。

  那些柔情的东西又回到他的眼里。他都会问一句,每个好孩子都有糖吃,是不是?

  米莲点点头说,像犯了错一般地说,对不起啊。

  而这一次米莲已经决定了,可这样美妙的镜头最终没有出现。

  是这样的,米莲的衣服像她想象中的样子落下了,宁愿也像想象中的样子张开了嘴巴。就在这时米莲发现了一件事,她的内衣让衣服给带着翻了起来,在脖子下面像两个喇叭……

  米莲喜欢完美,她不想出现这样的疏忽,这是她的第一次啊。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像是捂住一个谜语。

  她尖声喊叫,别过来!

  宁愿走了,在用力扣上门之前说,掩什么掩,飞机场!

  米莲坐在夜的深处,哭。泪眼中她看着手臂上的五个字,她用眼泪把它们全部打湿了,字更清晰更湿润了。

  飞机场,这是一句很让人伤心的话。在此之前,米莲很满意自己的身体。米莲想,宁愿一定是气昏了头才这样说的。她想,明天,她要做的就是找到宁愿告诉他,她爱他。

  可是宁愿没有给她明天,一切都结束了。那天夜里,宁愿在娱乐城和小姐厮混被“扫黄”。

  米莲看着手臂上的字,嘴角有一丝笑,她嘲讽了一下自己。

  3

  忘记他,就像忘掉一只牛蛙。

  可米莲很难忘记宁愿的那句话,飞机场。有一天米莲对着镜子,认真看着自己,她相信她是丰满的,可她发现乳房有点下垂。而米粒就好多了,除了饱满,还挺拔,憨得像两个浣熊。从米粒那里,她知道了一登,一个很有名的整形专家。

  米莲想,也许一登可以帮她。

  米莲等了很久才挂上号的,她心里很忐忑,她没有在陌生人面前脱衣服的习惯,但她不愿就此放弃。一登的年轻出乎她的意料,站在一登面前,她手足无措。

  一登说,我是一个医生。

  米莲的脸红了,她的手放在一粒扣子上,停顿,最后还是解开了纽扣,她穿着火红的胸衣。这时出现了一点意外,因为紧张,她解不开藏在背后的暗扣,她看着一登,细细地说,帮我。

  一登背对着她,他一直在等她裸,他要先看看她的乳房的缺陷,然后再决定整形方案。

  她的话一登听见了,一登却迟迟没有转过身,做了这么久的医生,这还是第一次,像一只雪做的狮子,靠在火堆上。从她进来的那一刻开始,一登感到一丝不安。

  一登终于面对米莲了,其实他并不懂胸衣的机关,可他还是在她的背后寻找,当然最后还是解开了。

  那是一对美丽的乳房,圆润,光洁。一登一点儿也没有看出它的缺陷。一登帮米莲穿上了胸衣。一登说,已经很好了,为什么想着来这里?米莲说,有点下垂。

  一登浅浅地笑了说,其实乳房就像是泪滴,刚刚从眼眶溢出来,正要往下滴却还没有滴的样子,它注定了有点下垂,可它是正常的,正常的永远都是健康的。只是,只是你的胸衣太紧了一点儿。

  一登是权威的,一登这样说,米莲也就不再坚持。

  米莲说,再见。

  一登说,对医生永远别说再见。

  俩人同时笑了。

  米莲发现一登的目光在她手臂上停顿了一下。米莲顿时羞愧地低下了头,好在这时她可以离开了。

  不知怎的,米莲觉得一登是一个可以入梦的人。她期待着在梦里和他相逢,她开始想哪怕只是一次。

  可是有一天一登走进了米莲的梦乡之后,却再也走不出去了。在米莲的梦里,一登千百次为她解下胸衣的暗扣,千百次为她穿上。这一切都是无声的,都是温情的。

  梦境不停地重复。直到米莲有一次清楚地听见她喊出了一登的名字,醒来时,她张了张嘴,好像一登还留在唇上。她确信她真的叫了他的名字。

  再见,哪能不再见呢?

  4

  米莲就和一登时常见面,看电影,或者坐在江边吹风。米莲是欢喜的,一登也是欢喜的。第一次牵手,第一次亲吻,美好的事总是有了第一次之后,跟着就有了第二次,一次比一次欢喜。

  一登一直没有说他爱她。但爱无论怎么藏,都在眼里。米莲不着急,她想她的耳朵听到这三个字,应该不算荣幸。

  一登有时把米莲拥在怀里,他会捧着她的手臂看那上面的字。他什么也不问,而米莲决定什么也不说,如果他不问的话。

  也许是好奇,一登最后还是问了,他说,为什么不是宁可,不是宁肯,而是宁愿我爱你?米莲说,宁愿是个人的名字。

  一登就沉默了,看着远处,眼神是清澈的。米莲想也许她和一登的关系到此为止了。可一登还是像以前那样爱她。

  有一天,一登陪米莲逛商场。逛到了内衣区,一登说,我想给我的女友买一件内衣。米莲突然想哭,可是她忍住了,也许在一登眼里她只是一个缓解寂寞的符号。她想她要坚强一点儿,她甚至还笑了笑。

  她在原地等他。

  一登走进了内衣区,那里似乎是男人的禁区。可一登正儿八经进去了。一登看得很认真,最后他选了一款红的有着蕾丝边的胸衣。他捧着它,像是捧着两团火焰。

  隐约中她有一种预感,可并不明晰。

  一登向她走来,他的目光和她的目光重逢,交织,她的眼睛有点湿。

  米莲,我爱你。

  5

  后来的某一天,一登从背后拥住了米莲,米莲发现一登的手成了两个暖暖的杯子一样的容器。

  她转过身,一登好像在等待它们充盈他的手,并立刻实现了。

  一登说,世上最好的内衣并不是裁缝做的。

  米莲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是一句很湿很美的情话。

转载请注明:二七美文阅读网 » 最好的胸衣是男人的双手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