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美文网为您提供经典美文、爱情文章、优美散文、短篇小说、心情日记等在线阅读欣赏

小说《当归》精句佳段(5)

都市言情 二七美文网 82℃

  岂不知女人也是战争的一部分,当战争真正降临到头上时,女人的表现往往惊人,尤其是不幸失去亲人或者为生活所迫,她们会毫不犹豫走向战场,女大兵、女驾驶员、女护士、改变战争的女人……越来越多的妇女作为武装力量走向战场,直接参与角逐。蒋军女兵有多少,这始终是个谜。按照一般的说法,蒋军女兵所干的也就是秘书、医护、文工队之类的工作,其实不然,除上述这些岗位,还有收发报、译电、联络、话务、机要、监视、稽查、政训、广播、司药、保管、审计、财会、翻译、文化教员、高级服务员等非战斗岗位。至于女兵的人数,就连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也说不清楚。据南京档案馆资料,一九四五年南京市一年参军的十万学生中,有两万女学生成了女兵。有人按照一九四八年底蒋军总兵力的百分之五比例估算,国民党军中的女性军人大概有二十五万人之多。这些女兵多数来自长期受国民党教育的女学生、女三青团团员,其背景多为城市中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农村地主、富农的家庭,当然也有一些由于生活所迫或受感染、被欺骗的穷苦女孩子。在国共内战的三大战役初期,这些人入伍前都经过筛选,人人达文识字,个个如花似玉的大小姐女兵们,是出尽了风头,但到了战役的后期,她们东躲西藏四处乱窜,随着溃逃的蒋军部队又吃尽了苦头。——摘自于小说《当归》

  就像找错了医生,开错了处方,吃错了药。我们这批学生兵,从希望,到盼望,到失望,到绝望,一个接着一个。会战中的学友和弟兄们,死的死,伤的伤,散的散。战争,强势集团发动的,不管每一个公民赞同不赞同,不管平民百姓愿意不愿意参加,可恶的战争一律要强加到你的头上,推也推不开!现在我该怎么办?——摘自于小说《当归》

  一盆冷水对于一个满怀热情和强烈期盼的人,其打击可以想象,但对于一块烧红的铁,冷水淬火反而使铁变得更加坚硬!——摘自于小说《当归》

  南京的茶馆不少,民国时期的茶馆、茶楼、茶庄、茶社、茶厅、茶房、茶舫,乃至茶寮、茶棚、茶摊,星罗棋布于城市各个角落。这当中既有专营茶水的茶馆,亦有兼卖点心、酒菜的茶楼;既有听说唱的茶厅,亦有提供对弈的茶房;既有商人谈生意的茶庄,亦有文人雅士相聚的茶社;既有供游客休息的雅座和雅间,亦有让“苦力”们歇脚的长条板凳和遮阳大棚;既有小灶烧煮的天然雨水,亦有老虎灶烧煮的秦淮河水。南京的饮茶场地可谓五花八门、多种多样,适合各个阶层人士消费。不过,有名气的老字号茶馆,都集中于城南夫子庙一带。——摘自于小说《当归》

  这个世上总有一些执迷不悟的人,为了一个梦、一个人、一个故事,不惜一切去追寻。——摘自于小说《当归》

  失控的骚动,战争的恐惧,逃难的气氛,充斥着整个城市。惊惶失色的不光是城里啼饥号寒的百姓,就连在南京坚守的军人以及从战场上下来的国民党败兵、伤员们,也同样在大逃亡混乱不堪的时局下,惶惶不可终日。每个成年人都感受到了政治形势的骤变,将要给自己的生活带来重大的改变。大家的念头只有一个,那就是求稳求生存。是留下,还是远走高飞?都不过是为了在这个乱世中求得一个安身之地。而动乱的社会里,最可怜的还是天下苍生!——摘自于小说《当归》

  在一九四九年那场席卷中华大地的大迁徙浪潮推动下,凡夫俗子怎可逆势改命,逆天而行,他们总是身不由己被推来推去,直到有一天,找到能够落脚的地方才会止步。生活再次面临抉择,数十万人被时代的洪流夹裹着奔赴台湾。他们有的拖家带口,有的独自单行,或为了寻找安稳之地,或被逼随着军队前行,去往那个无亲无故孤悬海外的海岛。那个年代,没有人知道自己归属在何方,只知道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有快有慢,没有终点,不知在何处才能画个句号。——摘自于小说《当归》

  离情愁苦谁人知?离别是无言的痛,离别是人生的无奈,离别是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远去却无法挽回。一九四九年二月最后一天的夜晚,天是格外的凉,春寒料峭,冷风袭人。王宁与母亲分别的时刻终于来到,为了安慰老人,王宁故意装得开心些,轻松些,以此来减轻彼此的悲伤。母亲也一改以往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可她的内心像刀绞似的难受,老人坚持要到火车站的月台再送儿子一程。——摘自于小说《当归》#p#分页标题#e#

  风中,他们相拥在阑珊灯影之下,远远望去,犹如一尊美丽的《母子情》城市雕塑。寒风吹拂着老人花白的头发,使其忽掀忽摆在风中飘荡。老人充满慈祥和爱意,轻轻地抚摸着半蹲半跪在面前的儿子,慢慢地弯下她那略显佝偻的腰,在儿子的额头献上最后一个吻。这个甜蜜的吻,让身穿长条深色西服的王宁,再次感受到儿时的幸福,这也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得到母亲的吻。王宁站起来给母亲深鞠一躬,然后拿起旅行包向车厢走去。军人轻生死,重离别,王宁快到列车车厢门口,蓦然回首向母亲望去,离别与难舍相互交织着,酸、甜、苦、辣、涩再次涌上心头,须臾间热泪盈眶,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强制自己迅速跨进车厢。——摘自于小说《当归》

  车轮越转越快,火车渐行渐远,看着最疼爱的人渐渐远去,站台上的老人猛然想起什么,她立即从怀里掏出一大叠纸币捧在手中,这是她要给儿子的最后一点积蓄。一阵强风吹来,纸币四散飘零,飞落在站台上、铁轨上、木枕上。她望着渐渐消失的列车,终于失声痛哭:“儿呀,你这一走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一定要回来啊!”断肠的母子离别场面令人动容,王宁和母亲谁也没有料到,本应“离别有期,相逢有时”,却自这别后便是咫尺天涯再不相逢,这一别便成了他们的永别。——摘自于小说《当归》

  别看土酒度数不高,但后劲十足,烧得他们一个脸红脖子粗,像戏台上的关老爷,另一个冷汗直冒,像白脸曹丞相。——摘自于小说《当归》

  女人到底“长”什么样,他俩是“只知二五,而不知十”。——摘自于小说《当归》

  男人爱拈花惹草,洁身自好不为情欲所动的人不多。在纯爷们的军人队伍里,“女人”总是男人们永恒的话题之一,谈女人已经成了一种习性,不谈女人谈什么?不能成天的枪啊,炮啊。聚在一起的“恳谈会”总会少不了一些荤段子,老兵爱说,新兵爱听,下至士兵,上至将军,总离不开“女人”二字。其实,休闲时活跃一下气氛,说出来乐一乐,一笑了之,只要不过分也没什么。男人从少儿起害怕自己那里大,到后来担心自己那里小,这一大一小的局部转变,都一直与女人有关。在低俗的凡人社会里,男人谈女人太平常不过。不谈女人的只有两种人:一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二是肾虚阳痿病患者。于是乎,会谈善谈女人的人成了很吃香的人,他们最受大伙儿欢迎。不过,这些备受青睐的人,有级别之分:粗鲁,直来直去,不拐弯抹角,说女人如何如何,也就“士官”级;说起女人身体敏感的部位,譬如胸脯、臀部等,留一点让你去猜去想,那就达到“尉官”水平;如果既吊足了你的胃口,但又留一手,譬如女性最隐秘的地方,那一定是“校官”级别的人物;温文尔雅不失“君子”风范,让你不光津津乐道,而又感到“高处”不胜寒,那肯定是情场高手“将官”级别,说不定还是“上将”级。你说这些有“军衔”的人低级下流也好,意淫无耻也罢,他们绝大多数人只是动口不动手,真正像沈定仁那样既动口又动手的人是少数。——摘自于小说《当归》

  一个四十来岁丰乳肥臀、油头粉面、两侧太阳穴各贴一块小膏药的女人,身穿青色绸缎衣裤,手上拿一条小花手帕,扭着大屁股,一颠一摆地迎过来,原来她是个小脚女人。中国男人的审美观,历来认为矮小、窄肩、丰乳、肥臀的女人最美,从唐代的以胖为荣,到南唐后主李煜倡导女人裹足,历经宋、元、明、清一千多年,把女人塑造成步履困难,成天坐着,屁股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丰满。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以这样的女人外貌为标志,一直延续到民国仍有不少女人裹足。“湘水春堂”里这个远看像个冬瓜,近看像个葫芦的女人,就是个三寸金莲。别看她五短,可嘴很能说。——摘自于小说《当归》

  差一点就草菅人命,孙团长也吓出一身冷汗,赶紧释放了他俩。同时把作伪证的伙夫刘老头痛打了一顿,老头干瘦的屁股被打肿,皮下大片瘀血,如不及时排挤出来,不仅会增加泌尿系统负担,还会分解出叫铁卟啉素的毒素,使肾功能异常向急性肾功能衰竭发展,医学上称之为“挤压综合征”。民间土方处理是在挨打的部位喷些白酒,或者抹上“锅烟子”消毒,再用草纸吸污血,用手挤瘀血。这让刘老头痛不欲生,以后再也不敢胡言乱语。——摘自于小说《当归》#p#分页标题#e#

  民国时期上海的娼妓不但多,且有档次和等级之分:高档属于公娼,有“书寓”“长三”“幺二”;中档属于暗娼,有“台基”“花烟间”;低档属于私娼,有“野鸡”“钉棚”“咸水妹”,等等,此外还“洋鸡”。——摘自于小说《当归》

  爱,有时候又像一束带刺的玫瑰,远观非常美丽,当花送到你手上,你却不敢握,握得越紧,刺得越痛。——摘自于小说《当归》

  我曾试图一百次忘记你,却又一百零一次想起你。爱一个人有时不难,但要放弃爱过的人却难上加难!藕虽断,丝仍连,情丝纠缠在一起,难解难分。刚来到这里时很不习惯,以逃避来摆脱现实的残酷与折磨人的痛苦,白天还可以忘记烦恼,但夜里你的身影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是长夜难明、度日如年,这是缘分还是梦魇,我辨别不清。——摘自于小说《当归》

  滚滚红尘中的上海滩,是个令人既爱又恨的地方。在这座中国最繁华的大都会里,一边是富人花天酒地,一边是乞丐举步维艰,见钱眼开、尔虞我诈、警匪勾结、世俗偏见、灾祸、饿殍、混乱以及寻梦的脚印、原乡的心结,共同组成了一幕难唱而又要唱下去的大戏。——摘自于小说《当归》

  你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他一个穷小子怎么接受得了?怎么能不惊慌失措?你伤害了他的心,而你却不知!——摘自于小说《当归》

  悲痛会传染!看着秋露声泪俱下痛苦不堪的样子,余梅也跟着流泪。——摘自于小说《当归》

  不少人常有这样的情况:在最想要人挽留的时候,却咬着牙狠心地离开;在最想流泪的时候,却硬撑着不会跌落一滴眼泪,脸上还佯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却巴不得对方投降退让,以为逞强坚持下去就能减轻伤痛,就能维护所谓的自尊,过后才体会到,放弃一个所爱的人并不难,难的是无法割舍心中那份爱。而时间又总是那样的捉弄人,以为离开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其实,未必!现实又总是那样的残酷,再次相遇,也许她(他)身边会换了个人!离别又总是那样的痛苦不堪,直到经受多了,阅历深了,才知道有些事情无论怎么做,都改变不了结果。——摘自于小说《当归》

转载请注明:二七美文阅读网 » 小说《当归》精句佳段(5)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