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美文网为您提供经典美文、爱情文章、优美散文、短篇小说、心情日记等在线阅读欣赏

小说《当归》精句佳段(4)

都市言情 二七美文网 98℃

  军事欺骗,古往今来创造过无数令人为之瞠目、为之惊叹的杰作。我这是最后一招,也是一步险棋,不敢自诩,但一定能赢得一些时间,成败在此一举!话音刚落,“啪”的一声,手中杯子已被他捏得粉碎,鲜血立即顺着手指缝,滴落到地上。是的,这是一场赌博,需要胆识、智慧、敢于冒险的精神和大家精诚合作。成斌押上全师人的性命和希望,赌注实在是太大,一步走错,全盘皆输!但不赌即使不战死,也会被饿死、冻死、困死,与其那样,还不如再作最后一搏,因为他们独立师再也输不起了。——摘自于小说《当归》

  子夜时分,独立师连以上的建制组织已基本不复存在,全师溃不成军,四散而逃,彻底地乱了营。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官,张三看不见李四,李四喊不到王五,一团团、一排排的官兵们像热锅上蚂蚁,自顾自争先恐后地奔逃。这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人走大路,有人抄小路,有人一会儿走大路一会儿抄小路,实在跑不动的人干脆将脑袋钻到草丛中,至于屁股还撅在外面也顾不上,那体态就像沙漠里的鸵鸟,脑袋钻到沙子里身子却露在外面一样。此刻,用丑态百出来形容他们的狼狈相,一点儿也不过分。——摘自于小说《当归》

  通往地狱的路,从哪个方向走都是畅通的。这帮乌合之众为了减轻重量,将武器弹药、背包行李、武装带、钢盔、皮包,等等,只要能扔的东西,统统扔掉。有人为了化装成老百姓,连军大衣、军服、军帽、军胶鞋也都扔掉,路上、路边、田地里、草丛中,各种各样的军用物资随手可拾。奔跑在昏暗而低沉的苍穹下,丢盔弃甲的残兵败将们,在没有希望的田野上,挣扎着拼命地逃窜着,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求生的本能驱使混乱不堪的队伍不停地向前,支撑着他们的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能跑就不能停下来!” ——摘自于小说《当归》

  战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不能再称其为战斗了,因为不再战,也不再斗了,已经演变成单方面赶“鸭子”的竞赛……——摘自于小说《当归》

  黎明初晓,柔光微露,天际的烟云消散而去,东方露出发白的天边,有几颗残星闪烁迷离仍不肯退去。晨曦却像一把利剑,劈开了寂静的夜幕,让死气沉沉、毫无生机的万物,渐渐地醒来。——摘自于小说《当归》

  前有冰河阻挡,后有追兵捉拿,余下不敢过河的人宁愿当俘虏也不愿冒险,干脆放下武器等待投降。过了河的人如释重负,但看到相处多年的弟兄倒在冰冷的河里随着河水慢慢地漂走,纵是那些身经百战铁铮铮的汉子,也禁不住痛哭流涕!——摘自于小说《当归》

  大路上,小道上,田埂上,所有的人都在逃命,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竞赛,谁落后谁就有可能死或者被捉拿。——摘自于小说《当归》

  感动是一种心态,一种含蓄的超越语言表达的心态;感动是一种色彩,一种沉重的蕴含着深刻哲理和负载着情感要素的色彩;感动是一种修养,一种细微的体现人性善与爱的修养;感动是一种力量,一种能传递的震撼人心灵的力量;感动是一种幸福,一种抒发情感的敞开心扉接近生命的幸福。一个人只要有感动,就不会轻易丧失良知,就会懂得感恩和报答,就能让别人享受人性的光辉和温暖。——摘自于小说《当归》

  一个解放军小战士押送着数百名国军官兵,不!这时再用“押送”这个词已经不太合适,而用“带领”这个词可能更为妥当,因为这些俘虏并没有彻底解除武装,许多人身上仍藏有匕首、手枪、美制手榴弹,这个解放军小战士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他们的。那场景就像是一个牧童轻松悠闲地赶着一群牛羊,向水草丰满地走去一样。小战士并没有将枪对着俘虏,而是背在肩膀上,若无其事地哼唱起《行军乐》……——摘自于小说《当归》

  没精打采的俘虏们,有的半睡半醒高一脚低一脚地走着,有的面无表情直挺挺的就像去赶尸。路上,不停地有俘虏加入,也不停地有俘虏偷偷地溜掉,但加入的要比溜掉的多得多,因而这支不长的队伍,一会儿人数就翻了一番。俘虏们默默地走在小石子路上,没有管制,无须反制,没有训话,无须讲话,除了脚步声,还是脚步声。——摘自于小说《当归》

  一天前,我们这么多人一人一拳也能将这个小战士砸成肉泥。一天后,我们这么多人却像一群听话的跟着大人走的孩子。徐蚌会战打垮我们的勇气,瓦解了我们的士气,大伤了我们的元气,这是谁的错?——摘自于小说《当归》#p#分页标题#e#

  第一次看见白花花的大肉,一个个狼吞虎咽,饭菜一扫而光,没有留下一点汤水和饭粒。一顿饭吃去一天的供应粮,李铁锁、程启升似乎还没有饱,恨不得将碗、盆也吞下去。——摘自于小说《当归》

  第一次乘坐海船,鲁志清等旱鸭子们高兴坏了,船载着他们驶向远方,将遥远的土地带到他们的身旁。刚离开青岛港他们就迫不及待地跑到两侧甲板上,看着一群海鸥飞翔着追逐船尾翻滚的浪花,一会儿俯冲到海面上叼起被惊吓浮上来的小鱼,一会儿围着船上的人们鸣叫着在讨要吃的东西。美丽的青岛渐渐地远去,密密麻麻的建筑越来越小,偌大的城市很快就变成一片漂浮在大海上的树叶,慢慢地向后漂去直到完全看不见,鲁志清他们仍然站在甲板上凝视着。前方只有无边无际的大海,蔚蓝色的海水,目标、方向、彼岸……什么都看不见,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担心海船会迷途,一致相信“海江”号能将他们带到他们要去的地方,此刻,没有自信,只有“他信”,跟着走就有“前途”。——摘自于小说《当归》

  起航时一帆风顺,但随着行程的增加,风浪、激流、险滩相继而来,就不那么容易纠偏方向,福兮?祸兮?全靠“舵手”把控。处在波涛涌浪之中,不浮则沉,不进则退,摆不脱、离不开的险境无法回避,生与死成了一念之差,冲过去,前途一片光明,停下来,触礁、搁浅、翻船、被吞噬都有可能……——摘自于小说《当归》

  歪打正着,不偏不斜正中伤兵裤裆重要部位,身高马大的伤兵不经打,“啊”一声痛得他捧着那要害,蹲到地上大喊大叫:“我的命根子被你打坏了,小弟弟再也抬不起头来,那东西本来就不争气,鹿鞭、驴鞭、狗鞭我全吃过,宫廷秘方我也有,全他妈的不管用,我还没有生娃,媳妇跟人跑了这下更要不回来了,妈的,你把我的快乐带走了,你赔我‘老二’,赔我‘宝贝’,赔我‘小弟弟’!” ——摘自于小说《当归》

  站在摇摇晃晃的卧铺车厢过道窗前,心里酸酸的,凉凉的,复杂心情溢于言表,她咬着下嘴唇,一动不动呆呆望着窗外缠绵细雨。清凉的雨水滋润着万物,却滋润不了她干枯的心灵,那雨滴就像是上苍忧伤的眼泪,淅淅沥沥勾起她的思绪,领引着她的遐想,带她进入了那个本不应该幻灭的季节,让她陷入深深的思念之中,仿佛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人在雨中正匆匆追她而来……——摘自于小说《当归》

  物是离乡贵,人是离乡贱!秋露一时不知答何是好,双手捂着脸委屈地哭了,她确实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来到上海只是想换一个环境,重新找份工作,然后再作下一步安排,可一到这里即遭遇抢劫,差一点就变成身无分文的流浪女,这陌生的地方太可怕。看着她恐惧的神态,瑟瑟发抖的样子,李元智暗暗自乐。为什么要乐?他不是一个很富有同情心的人吗?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其实,这是一场精心安排的英雄救美,戏的导演正是李元智。——摘自于小说《当归》

  别墅是一幢欧式风格的三层小洋楼,门口墙壁镶嵌的红黑色花岗岩石板上,刻着“怡园别墅”四个字,院子里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三十米长的小道直通迪化北路。别墅古雅、富丽,气派大门、挑高门厅、精美门廊、圆形拱窗、转角石砌、浅红屋瓦、白灰墙面、黑白相间大理石地面、彩色玻璃窗、精致壁挂、水晶垂钻吊灯、深色香木桌和靠椅、精雕细刻橱子、毛绒地毯,等等,尽显雍容华贵,既浪漫又庄严,既文雅又精巧。——摘自于小说《当归》

  一觉醒来发现一个三岁大的小男孩站在床前。他嫩嫩的皮肤,一头卷发,胖嘟嘟的小脸上饱满的小嘴、秀气的鼻子,显得十分可爱,细细的眉毛下两个水灵灵的眼睛正好奇地看着自己,乖巧的孩子童稚十足、天真烂漫,他名叫李乐,说自己有压岁钱,是爷爷给的,问秋露要不要,说着抽出其中一张纸币递上。秋露乐了,问他这是多少钱,小男孩刚学会数数,就掰着手指头数,两个手的指头都用上还是不够,怎么办呢?秋露告诉他你还有脚趾头啊,小男孩果真爬上床,坐到秋露的面前,掰着脚趾头继续数,乐得秋露咯咯直笑。——摘自于小说《当归》

  画面为横版,长80.9 厘米,宽50 厘米,严格按照黄金分割比例裁制的。画的背景为深色树林,林中有一栋小木屋,一条小溪从小木屋门前经过,流向附近的大海,张秋露坐在海边小木屋前,端着冒着热气的咖啡杯正准备品尝。她姿态优雅,长发飘逸,含情脉脉看着远方,似乎在等待某一个人。一束强烈的阳光从上方斜射在她的脸上、身上、手上,明亮的主题人物与幽暗的背景环境,形成强烈的反差,更加突出主题思想,使人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跨越时空定格在一瞬而成为永恒。她宛如一朵花中仙子,在乌云缝隙中的一束阳光斜射下,美丽动人。整个画面刻画精细,形神毕肖,给人极大的视觉冲击力,让人融入其中,浮想联翩。——摘自于小说《当归》#p#分页标题#e#

  接下来的确是一段轻松、愉快的生活,李元智带着她逛外滩、南京路、城隍庙……干爹先是送她一对高档翡翠耳坠,后又送她一枚戒指,还没有工作就预付给她一个月工资,她随他们进出高档场所,参与上流社交,享受富贵生活,这一切让秋露感到仿佛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把她砸得晕头转向。——摘自于小说《当归》

  她们对着站在门口这个商人不像商人,乞丐不像乞丐,疲惫不堪的人瞥了一眼,继续忙着她们的事。这让王宁感到很可悲,难道母亲和姐姐连我都认不出?他慢慢拿下头上的礼帽,露出渴望接纳的眼神。母亲终于认出儿子,她吓了一大跳,看着儿子面黄肌瘦的脸上全是污垢,只有两个眼白是白色的,嘴唇干瘪卷翘着死皮,胡子拉碴有半寸长,至少一个月没有刮过,长而蓬乱的头发里尽是草木屑和泥灰,棉袄上的窟窿眼里白色的棉絮露了出来,衣口袋也撕破耷拉着,袖口乌黑发亮,裤子上满是泥土、黄斑和汗后的盐霜,鞋子一只是破棉鞋,另一只是单布鞋,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比叫花子还要脏,还要惨!母亲再也看不下去,上去与儿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母亲、姐姐、王宁三人是悲喜交加,痛哭成一团。——摘自于小说《当归》

转载请注明:二七美文阅读网 » 小说《当归》精句佳段(4)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