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美文网为您提供经典美文、爱情文章、优美散文、短篇小说、心情日记等在线阅读欣赏

孽缘

故事新编 二七美文网 183℃
  老刘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影视剧里才有的“狗血故事”会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自己身上。看着精神恍惚醉酒的儿子,老刘既心疼又自责,借着酒劲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呢?
  01
  老刘第一眼看到儿子的女朋友就不禁心里一悸。
  女孩一米六多的个头,皮肤白皙,扎着不短不长的马尾辫,两眼清澈明亮,透出清水芙蓉般的明媚,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朝气。女孩像极了一个人,特别是她的左耳垂下同样也有颗绿豆粒大小、不专门注意就难以发现的黑痣。那人是二十多年前的芹。女孩和芹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长得出奇地一致。
  “但愿这不是真的!”老刘祈祷着。
  女孩很大方,说话很开朗,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毫无违和感,就像一家人聚在一块随性闲聊。女孩也很有礼貌,每次看自己喝完水,就笑眯眯地起身给自己倒上,还不停地劝自己夹菜。相反,儿子倒像是一个客人。女孩看上去非常地亲切,没有一点生疏的感觉。
  老刘心里也升起一股莫名的暖意,那感觉是一见如故。
  老刘心里七上八下的,惴惴不安。
  “姑娘,你妈叫什么名字?”
  老刘问出这话的时候,脸上立时烧了起来,赶紧地低头端起酒杯,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
  这太唐突了,“自己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来?”老刘暗骂自己,“这场合哪有问未来亲家母名字的,顶到天也不过是礼貌地问一下女孩爸妈的工作。这太不合礼数啦,我真是个二货!”
  听见这样问,儿子怔怔地看了老刘一眼,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女孩也先是一怔,然后很快地抿着嘴、微笑着说出了来,“俺妈叫李香芹”。
  “李香芹”!这个名字,是老刘最不想听到的!
  老刘,“嗯……哦……噢……我到外面抽颗烟,……你……你们先吃着。”
  老刘踌躇着,心情沉重地走出了儿子大学门前的饭馆。
  02
  一九九四年,老刘二十二岁。他工作了四年的县制革厂在企业改制、破产重组的浪潮中破产了。那时候,他年纪轻轻意气风发,没再接受工厂的重新安置,他只身一人南下深圳创荡,以图能混出个样子。
  在深圳的工厂里,老刘凭着年轻聪慧和好学上进的实干精神,几个月就当上了班组长,后来升任车间副主任,专管生产技术。期间,他结识了车间里的一位女孩——李香芹。女孩家是沂蒙一带的。也许都是山东人的缘故,两人走的特别紧,后来,他们恋爱了。
  在工厂里,许多男女青年为了打发离家背乡的孤独和寂寞,寻找心灵的慰藉,早早地就“结合”在了一起,过上了“夫妻”般的生活,有的连二十岁都不到。
  但,老刘和芹不是,他们都不想早早地把自己“交待”给对方。老刘是想自己还不足以给芹一个稳定的家,他在憋着一股劲;而芹是有苦衷的。
  芹家里很苦。她是背着家人跟着同乡“跑”出来的。她上面有三个哥哥,都没有娶亲,家里很穷。她初中没上完就被“狠心”的爹娘给拉下来下地干活、喂猪、放羊,当她十七八岁的时候,就被媒婆张罗着给大哥“换亲”。芹不认命,于是便跑了出来,那年她十九岁。比老刘早来工厂一年。芹虽是从家里跑了出来,但她十分挂念家里的爹娘。
  突然有一天夜里,芹抱着老刘哭,说她家里让她回去,因为家里老娘突然得病瘫了,让她回家伺候老娘。老刘预感到了芹为什么会哭:她这一去可能是再也回不来了。
  老刘说陪她一块回去,芹死活不让,她说事情也许没那么坏。此时,工厂里正好有批货要赶,工人们正夜以继日,老刘也是日日夜夜地盯着,他也真的是没有时间陪芹回家。
  就是在芹离开的前一夜,老刘和芹越过了“雷池”,越过了“男女大防”。老刘和芹是真的相爱。
  那时候,通讯非常不便。芹离开后,老刘始终没等到过芹的来信,更没有什么电话、手机。老刘写给芹的信都是石沉大海,他曾试着用厂里的电话给芹村里联系,但那时,村里哪有什么电话可打。
  就这样,老刘和芹失去了联系,他也没能等到芹的返回。
  再后来,老刘回到家乡创建了自己的工厂,结婚生子。
  03
  “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也许她仅仅是像她妈而已。”老刘在饭馆外抽着烟,这样自我安慰。但再一想,为什么自己看那女孩会如此地亲切,亲切地就像自己的孩子。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万一是真的,我这可就是造下了大孽,会被天打雷劈的。不行!这事无论如何也要弄个清楚。”老刘下定了决心。
  老刘经营工厂多年,走过南闯过北,见过不同的人,遇到过不同的事。他很快让自己镇定下来,重新回到了饭馆里坐下。
  两个孩子已经吃完,正坐在那里斗着头说悄悄话。
  “姑娘,你一定纳闷刚才我为什么会问你妈是什么名字?”老刘故作轻松地说,“当年,我在深圳干过几年,我们工厂里有个工友,我一见到你就发现你和她当年长的很像,所以我就问了。你刚才说的名字也和她一样,家也是沂蒙一带的,我想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就太巧了。”说完,老刘喝了一口水,看着眼前的儿子的女朋友。
  “是呀,我妈说过,她年轻的时候是在深圳打过工,不会这么巧吧?叔叔。”儿子女朋友惊呆呆地说。
  一声“叔叔”让老刘百爪挠心,听来莫名地刺耳和阵痛。
  “那你现在能不能打电话问一下你妈,问她还记不记得当年深圳皮革厂有个叫刘仪礼的,家是泰安一带的?”
  “要真这样就真是太巧了。不用打电话了,我这里有我妈的照片,你先看看是她不,不过就是有些老了。”姑娘惊奇着、微笑着,翻出手机里的照片给老刘看。
  照片是和姑娘的合影,果然就是芹!人是老了,头上已是花白的头发,一身农妇的打扮。但基本模样并没有变多少。
  老刘看完照片已是恐惧袭来。
  这“万一”真的就发生了,真的就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但老刘还存着一线希望,希望那女儿的感觉仅仅是错觉。
  老刘又喝了一口水,还是故作镇静。
  “哟,果真就是你妈,天下竟有如此巧合的事。……你能不能把你妈电话号码告诉我?等一会儿我要给她来个惊喜,二十多年不见了,我们聊聊。”
  “没问题!”姑娘爽快地说着,便让老刘记下了她妈妈的电话。
  04
  电话通了,老刘说自己来省城济南联系一笔业务,顺便来学校看一下儿子,碰巧见到了儿子的女朋友和芹当年长得完全一样,心有疑虑,便冒昧地打了电话。
  电话那边开始非常迟疑,但最终还是说,当年自己回到老家两个月后便嫁人了,老娘并没有生病,女儿媛媛应是“我们的女儿”。
  老刘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媛媛果真就是自己“亲生的女儿”,那感觉没错。
  这可如何是好?
  老刘苦涩地给芹说,咱们快给孩子们说明了吧,越快越好,以免生出些“事端”。电话那边的芹当然也没有任何犹豫,也是苦涩涩地说这事必须立马解决。
  老刘改变了行程,没有回去,当天就留在了省城。
  第二天是星期六,儿子接到电话就快马加鞭地赶了过来,相同的饭馆。
  老刘明知故问,“媛媛为什么没来?”儿子说,“她妈让她立马回家,也不知道她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老刘放心了。
  在饭馆里,老刘尴尬地问儿子,“你们谈了多长时间了?有……没……有……过那事?”
  儿子非常惊奇老爹的问话。这完全不是一个长辈该问的话题,特别是老爹。但他却看出了老爸的紧张,紧张地等着他的回答。
  儿子说,“我们才确定恋爱关系不久,并没有发生过什么。”
  老刘喃喃地说,“那就好!那就好!”
  于是,老刘借着酒劲壮胆,给儿子说了自己和芹当年的事,说媛媛是你的姐姐,你们是姐弟,你们是不能在一起的。
  儿子听了老刘的讲述,痴呆呆地,犹如五雷轰顶。他一把夺过老爹手中的酒瓶,给自己倒上,一饮而尽。儿子平时是不喝酒的。
  儿子醉了,醉的彻底。
  这是一个噩耗!是爷俩的噩耗!也是芹和媛媛的噩耗!
  老刘心痛,给儿子说,“到此为止吧,媛媛今天到家,她妈妈也会给她说明一切的,你们只可以以姐弟关系相处。”
  儿子瘫倒在饭馆的坐椅上,两眼迷离,对老刘的话毫无反应。
  最后,老刘说,“这事不要告诉你妈,媛媛也不会告诉她爸,就让这事成为我们四个人的秘密,我们就不要再让别人受到伤害了。儿子,老爸对不起你们!”
  说完,老刘醉醺醺地走出了饭馆,留下醉醺醺的儿子还在发呆……

转载请注明:二七美文阅读网 » 孽缘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