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小说 > 青春校园 >
人生不相见
作者:搁浅 来源:本站 时间:2018-02-06 阅读: 字体:
广告位

  她看过山,看过海,看过三月早开的樱花,看过小寒后就铺满南境的银霜。她想起十五岁那年,曾和她的少年说过,他们将来要一起走遍大齐的江山,看遍这千里的风光……

  动如参与商01

  二月后,新柳初上。

  春风似剪刀,裁剪着一整年的花红春绿,莺飞草长。

  “阿姐,他半月后大婚。”

  说这话的是苏蓝的堂妹苏素,她手里拿着明黄的绢布,递到苏蓝的手里:“你还想不想见他一次?”

  “为何还要见?”

  “你没有话对他说?”

  苏蓝略一沉吟,铺开长卷,提笔,一手行书,行云流水。

  “今夕闻君上大婚将至,盼之喜之,思及过往,数十余年光阴转瞬即逝。吾一切安好,唯愿君上此生顺遂平坦,长乐无央。苏蓝,顿首。”

  “师姐!你!”小师妹看到纸卷上的字,又急又怒。

  “够了,你忘了我父遗训?!”

  “师姐!你已经为了这个遗训,为他大齐守了十一年的南境。十一年,你而今已经二十六岁了,你还要为大齐守多少个十一年?”

  “别说了。”苏蓝穿着一身布衣长衫,长发高束,飞眉入鬓,乍一看,亦男亦女,果敢刚烈却又阴柔妩媚。

  “陈国已灭多年,当年陈帝的子孙,现今都已是齐国大员重臣。师姐,这里没有了你,一样可以。为什么你这么固执!”小师妹急道。

  “别说了,苏素,人生不想见,动如参与商,参星出西方,商星出东方。二星此出彼没,不同时在天空中出现。我与他,就如参、商二星,此生不会再有交集。”言毕,苏蓝拿出一卷兵书,对苏素道,“你下去吧,给他的贺礼就按照品级位份,切不可过于招摇醒目。”

  苏素拿着她写的纸卷,气呼呼地走了。

  她真搞不懂自己的堂姐,这么多年了,为什么放不下却又说不出。

  是不是情爱总是这般愁人?

  帝京望都。

  尉迟澜坐在望星台上,这里是整个望都最高的地方,在这里,总有一种手可摘星辰的错觉。然而星辰可摘,想见她,她却抵死不来。

  “她可有话说?”尉迟澜问身后的内监。

  内监一拱手,从绣袍中取出纸卷:“将军有书奉于圣上。”

  尉迟澜伸手接过纸卷,皱了皱眉道:“在朕面前,不准叫她将军。”

  “是……”内监一拱手,却又道,“皇上,礼部来议,说半月后的仪式……”

  “别啰唆,别以为你是母后留给朕的人,朕就不敢宰了你。”

  “是……”大内监从善如流,安静地退到了一旁。

  她的字迹一如既往飞扬洒脱,她写自己一切安好,愿他此生顺遂。尉迟澜看完,面色铁青:“她可还有别的话要说?”

  大内监道:“苏素姑娘传话回来,说苏蓝姑娘说您与她就如天上的参星、商星,此生不应,也不会再相见。”

  言毕,尉迟澜抬头,看了一眼漫天星辰。天空澄静,星河璀璨,他却极不高兴。

  “今夜的星星,朕觉得特别丑。”

  夜色不及你02

  夜深了,苏蓝看完了一卷书,吹了灯,准备歇息。

  门外却响起一串脚步声,苏蓝略一听,收息点步,一息间打开了房门,跃进院里:“有军情?”

  门外站着她的亲兵,最前的那个递上一个卷轴:“望都千里加急送来的要报,恐帝京有变!”

  苏蓝抿掉火漆,一目十行。

  “今夜更深露重,朕彻夜难眠,漏夜而出,登楼台庙宇,见得帝京夜色极美。”

  苏蓝深吸一口气,目色含怒,继续往下看。

  “苏姐姐,可朕觉得,夜色再美,也不及你万分之一。”

  “简直荒唐,传令官何在?”

  “在,在前院……”亲兵鲜少见苏蓝生这样大的气,赶忙说道,“是个面生的小将,将军切莫动气。”

  苏蓝将信筏拧成一团,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前院。

  前院栽种着高大的梧桐,月色掩映,只见一高大身影拢在层层叠叠的树影下。

  “该信可是今上手书?漆书传令乃是军国大事,岂可如此荒唐儿戏?”

标签:
广告位

推荐阅读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