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小说 > 青春校园 >
匆匆那年忽已过
作者:搁浅 来源:本站 时间:2018-02-06 阅读: 字体:
广告位

  01

  温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仗。

  对面一排四个女生,为首的那个个子高、体格壮,嘴里嚼着口香糖,一脸不屑地瞅着她。

  “你就是温暖?”她说着,将一条腿伸出来,迈到路边的台子上。

  温暖紧张得打了个嗝儿,看着对方四人,点了点头。

  高个子女生语气不善:“就因为你爸是校长,所以你才抢了宋融融的位子当了班长,是不是?”

  “不……”

  “让你说话了?!”

  温暖又打了个嗝儿,紧紧地闭上了嘴。

  “我告诉你,像你这种关系户,我最看不起了!我啊,是替宋融融打抱不平!还有什么遗愿,你自己想想吧。”

  另外三个女生一个嗑瓜子,一个检查假睫毛,还有一个倒是尽职尽责,凶巴巴地说:“说,还有什么遗愿!”

  温暖双手交错,哆哆嗦嗦地来了一句:“我想回家……”

  “呸!”高个子女生吐掉口香糖,摩拳擦掌地朝着她走过来。温暖下意识地抱住头,闭上眼蹲下来。可预想中的痛感却没有来临,而是听到高个子女生发出“哎哟哎哟”痛苦的嚷嚷声。

  “痛——痛——大侠饶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没打算真揍她,就是吓唬吓唬她!”

  温暖睁开眼,看到贺清光逆光站在自己面前,高个子女生的手臂被他反扭着,他抬起另一只手招呼她:“暖暖,来,打架了。”

  温暖擦了把眼泪,扶着墙站了起来。

  “我不打架。”她怂怂地往后退,双手揪住了书包带。

  “快点,我是男人,从不打女人的,你要是今天不还手,以后还会被欺负。”

  她仔细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磨磨蹭蹭地走上前去,伸出手比了比动作,迟疑了几秒,还是放下了拳头。

  “算了吧。”她舔了舔嘴唇。

  贺清光歪着头看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她加重了语气:“贺清光!”

  罢了罢了,少年立刻松了手,从地上捡起自己的书包,拍了拍灰,吊儿郎当地走了。没走几步,他叹了口气转身,拉起哭丧着脸的女孩,走出了巷子。

  02

  快进大院的门了,只听一声“哎呀”,身边的人停住。贺清光扭过头,只见温暖双手捂着口鼻,有血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他挠了挠头:“你是被我帅到了吗?”

  温暖吸着鼻子:“我火气大!”

  她火气是大,还敢翻白眼了。

  贺清光领着她回了自己家,从卧室柜子里翻出医药箱,拎着来到她面前:“抬头。”

  她乖乖地抬头,看到贺清光在纸巾上喷了点什么,然后又吹了一口气,这才卷起纸巾塞进了她的鼻子里。

  “你在干什么?”

  “给你吹口仙气啊。”他随口答了一句。

  温暖抿了抿嘴:“你喷了什么?”

  “云南白药,止血的,这可是偏方。”

  温暖仰起头,嗯,仙气挺管用的,好像真的不流了。

  她跟着贺清光将医药箱送回了卧室,在他的房间里,她看见了满柜的车模型。她随手拿了一个把玩,问:“现在还喜欢收集这个?”

  “还行吧。”

  他答得轻巧,不过温暖心里明白,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喜欢这些了,不过他爸觉得会玩物丧志,更希望他能收集黄冈试卷。

  温暖抬起头,看到最高的那一层上摆着一辆红色的小车,车标她不熟,但颜色太好看了,亮亮的,像在发光。她踮起脚,试图去够:“你能送我一个吗?”

  贺清光闻言已经走了过来,站在她的身后,长臂一伸,就够到了模型。温暖一回头,鼻子刚好擦过他的衬衫。两人离得挺近,他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端,有淡淡的柠檬香,一定是很贵的洗衣液。她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