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美文网为您提供经典美文、爱情文章、优美散文、短篇小说、心情日记等在线阅读欣赏

我喜欢的你是蓝色的

青春校园 二七美文网 79℃

  01

  想谈恋爱了,就在这一秒。

  何小青眼睛滴溜溜地盯着站在流线型形吧台后面的那个人,心里都是丛生的绮念。

  可惜对方对她没什么想法,在她坚持对着他说了将近两小时单口相声之后,仍然连多看她一眼的意念都没有。

  要是再早个两年,她才不说相声呢,直接冲上去告白。但现在不行了,年纪大了,没那心气儿了。况且,对方又是BLUE的头牌。

  然而难得遇见让她心动的男人,也不能这么轻易放弃。

  何小青这么想着,又抱着酒杯凑上前去再接再厉:“刚那个笑话还不好笑?那我再给你讲一个,这个肯定行。”她一边说还一边撸袖子,准备大干一番的模样,“说,鱼缸里面两条鱼,一条鱼遇见另一条鱼,二鱼聊天,你知道它们说什么吗?”

  对方显然不打算回答她,继续沉默地擦拭刚洗好的酒杯。

  何小青兴致勃勃地等了一会儿,无果,只好伸手一拍桌子:“它们聊的是这个酒吧!”

  她动作太大了,连带着台面上酒杯震动,对方的动作停滞一秒,终于挑眉看她。

  吸引到他的注意了!何小青心头窃喜,脸上却还是摆着无辜的表情:“这酒吧不是叫‘BLUE’吗?鱼就是这样说话的呀,blue,blue,blue……”

  她一边说一边做着划水的姿势,力求表演到位。

  这下他倒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了,就是看她的眼神完全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

  “还不好笑吗?多接地气的笑话!”何小青声音里充满浓浓的失望,末了又黔驴技穷地指责,“你的笑点未免也太高了吧?”

  “对不起,”头牌擦好最后一个酒杯,双手按住吧台开口,“我们打烊了。”

  “嗯?哦……”他清冷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何小青这才想起环顾四周,刚才还热闹的酒吧,不知何时已经走得只剩下她一个人。

  “都这么晚了吗?那我付账。”她匆匆回身掏出钱包,再回头时账单已然放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长长的机打账单,上面全是她喝过的各色鸡尾酒,几乎涵盖了店里菜单上所有的种类。因此最下面的结算处,很自然出现了一个令人窒息的数字。

  何小青捏起长长的纸头,整晚跟着酒精一同逝去的理智缓缓回归。她的手指微微颤抖,不自觉地提高音量:“不是吧?!这么贵?!都要赶上我一个月的实习工资啦!”

  “贵?”对方倒是气定神闲地从她手里抽出账单,很仔细地看了一遍,“是这么多,没错。”

  何小青还想狡辩,又被这位酷得前无古人的酒保抬眸瞄了一眼。那双狭长的眼睛微微上挑,眼神如同飞镖,瞬间把她秒得渣都不剩。

  “没错,是没错了。”她的气势马上弱下去,借着他的手重新看了一遍账单,又抬头盯着那张祸国殃民的脸,“给打个折呗,好歹……好歹,我还在这给你说了两个多小时单口相声呢!”

  说得就像是别人愿意听似的。

  她耍无赖还不算,说完还扯出一个自认最具诱惑力的笑容。这要求再加上这表情,已然是相当不要脸了。

  头牌没有立刻回答,只把账单把往她鼻子底下一放,拿起手边的抹布,熟练地擦拭吧台。那种姿态,仿佛能跟她天长地久地跟耗下去。

  “你看……八折怎么样?”不懂看人脸色的何小青拿出跟淘宝店家讨价还价的本事,一点点争取,“或者八点一折?八点二折?”

  他依旧没有回应,抹布擦到她胳膊前,微抬下巴,何小青立刻乖乖移开手臂,双手做投降状:“八点三?”

  “打了折,明天还来?”大概是嫌她太烦,他终于停下手上的活儿,慢悠悠地问。

  他说话的声音很沉,带着磁性,因为是狐疑的口气,所以拖着长长的尾音,如同小猫爪子挠在她的心上。

  何小青呼吸一窒,下一秒嘴角咧到了耳朵根子,点头如捣蒜:“来!肯定来!有你这么帅的调酒师,不打折也得来啊!”

  “这样啊。”他扬起嘴角,忽地一笑,顺手拿起账单,在边缘处蘸了一点水贴在她的大脑门儿上,“那还是算了吧。”

  “……”

  02

  那晚何小青财务牺牲过于惨烈,以至于她休息了快两周,才决定为爱再战,重出江湖。#p#分页标题#e#

  虽说她消失的时间不算短,但酒吧门口的保安还是一眼就认出她:“哟,是你啊?怎么着,又来说相声?”

  何小青讪笑着抬手挡住半边脸,迅速钻进大门。

  BLUE是当地最有名的清吧,刚刚八点就已经人满为患。她好不容易在角落里找到位子坐下点单,抬头看向吧台便大失所望。今天的调酒师依旧帅气,只可惜并不是她的心上人。

  立刻走又不太好,何小青决定坐一会儿。她点单过后便无聊地低头玩手机,没过多久就听到有人在身边咳嗽。她的眼神从手机屏幕上转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撑在棕色托盘最下面修长的手指,再往上是白色衬衣的衣袖,袖口处露出一点点蜿蜒的刺青来。

  化成灰都认得的标识,她猛地抬头。

  “嗨……”颜狗何小青的心情如坐过山车,此刻开到了最高点。她不计前嫌地给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却无奈直接撞上对方“我跟你很熟吗”的冷漠表情,华丽丽地噎在当场。

  “呀!今天天气真好!”为了化解尴尬,她立刻双手交错呈伸懒腰状。

  何小青很满意自己的机智表现,对方却不买账,转头望了一下窗外的大风大雨,放下那杯玛格丽特:“是吗?”

  他这嘲讽脸摆得太过到位,何小青脸上有点挂不住,立刻强词夺理:“我喜欢台风天,不行啊?”

  头牌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露出玩味的表情:“带信用卡了吗?”

  何小青微微一怔:“带了啊。”

  “行,”他点头,突然抬手用指关节敲了一下她的脑袋,“顾客就是上帝,上帝喜欢什么天气都可以。”

  他说完拿着托盘潇洒走人,独留何小青在原地,琢磨了半天才品出他话里的意思。

  “什么啊!怕我赖账还是怎么着?!” 她撇着嘴揉了揉脑袋,嘟嘟囔囔地抱怨。

  03

  何小青在那之后很久没有再去BLUE,原因很简单,因为太忙。最重要还是因为太穷。

  再遇见他竟是大半个月之后,在她公司楼下。彼时夕阳西下,他穿灰蓝色的衬衫长身而立,右手边车辆穿梭的洪流也只能沦为衬托他的背景。

  完全没想到的时间和地点,多日来熬夜加班的何小青远远瞧见他,心里就是一空。

  猎物都送上门了,她也没打算客气,抱着包三步并作两步从台阶上跑下来,到他的跟前卖萌:“嗨嗨,好巧啊!怎么在这儿遇见你?”

  “不巧,”他见到她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摇了摇手上仅剩的一张花花绿绿的印刷品,表情匮乏地解释,“我来发传单。”

  “真的假的?你们这么火的吧还需要发传单?”何小青从他手里接过那张纸,上书八个大字“塞纳河畔,顶级豪宅”。

  “等一下,”她问,“你不是在酒吧打工吗?为什么要跑我们楼下发楼盘广告?另外,江城有塞纳河?”

  “副业。”他说着,又指了指她身后,言简意赅地道,“塞纳河。”

  何小青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看见公司门口那条浅浅的小河沟:“有没有搞错,什么塞纳河?这不就是条臭水沟吗?”

  她觉得匪夷所思的同时,他已经转身准备离开。

  “哎哎哎。”何小青下意识地去拉他的衣角,她扯得太用力了,下一秒,他衬衫最上头的那颗扣子“砰”地崩断,很欢快地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出老远。

  他垂眸看了一眼,她的手指被那眼神烫到,瞬间松开,尴尬地笑:“你这衬衣的质量……也太差了……”

  他沉默地整理好衣服,她已经颠颠地跑过去帮他把扣子捡过来,放到他的手心里:“对不起啊,那个……你吃饭了吗?要不我请你吃饭,就当是赔罪。”

  很烂的理由,其实就是想跟他多待一会儿,他竟然没有被拒绝。

  两人最后在一间旋转寿司店落座,因为是背街小巷,来得又早,所以没什么人,室内很安静。

  茶水是自助的,他坐下后就开始取杯子泡茶,动作娴熟优雅,犹如画中之人,看得何小青心里直痒痒。

  没多久,他将泡好的大麦茶推到她的眼前。

  何小青受宠若惊,双手接过去傻笑:“谢谢,你真体贴。”

  “职业病。”他垂着长长的睫毛,语调寡淡。#p#分页标题#e#

  “哦……”何小青干巴巴地应声,喝了一口茶,消停了没有半秒又开始没话找话,“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何小青。”

  “我知道。”他这次回答得倒快。

  “你知道?”何小青重复完忽然又明白了什么,“也是,我毕竟也是在你们酒吧签过两个高额酒水单的人了。贵宝地消费真高,大无畏地刷了两笔后,我娘就把我的信用卡停了。”

  彼时他正帮她拿寿司,手上的动作忽地顿了一下,错过了一碟三文鱼:“这就是你最近没来的原因?”

  “可不是吗?我要来这儿实习的时候我妈给我办了张副卡,那两笔刷的金额有点大,她给银行打电话发现消费地点是酒吧,视频通话的时候把我骂得狗血淋头不说,还停了我的卡,一看就是亲妈!”她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现在我每天只有吃泡面的命了,好可怜啊!”何小青大大咧咧地说完,才又想起刚才的问题:“话说你叫什么名字?好像从来没听你说过。”

  “你也没有问过。”

  他堪堪看过来一眼,何小青有点窘:“呃,所以我一次问两遍嘛……”

  “蓝亦尘。”他垂下眼睑瞄到她在桌下纠结的手指,慢慢地说。

  “蓝亦尘?”何小青难得咬字如此轻声细语,末了又眼前一亮,“咱们可真有缘分!”

  他将一只手握卷递过来,似笑非笑地乜了她一眼:“比如?”

  “比如你姓蓝,我名字里又有个青字。”

  “所以呢?”

  “赤橙黄绿青蓝紫,”她胡说八道起来也是一本正经,“在彩虹上咱们可是邻居!”

  他嘴唇抽动,没说话。

  “我说得是不是很有道理?”何小青用手肘戳了他一下,迎上他偏头看过来的目光。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叠又偏头错开,在对方看不到的角度,不约而同地笑了一下。

  04

  何小青实习期提前结束转正后,狠狠忙了一阵子,再去BLUE已经是大半个月后。全组的同事给组长过生日,顺便庆祝何小青转正成功。

  狂欢结束,喝醉了的何小青对服务生招手,抢着埋单:“我来我来,我有这里的打折卡。”

  她手里摇着一张黑色的卡片,那是上次吃饭后蓝亦尘特别留给她的。后

  “你从哪儿弄来的,”同事小程从她手上抽出卡片,借着灯光翻来覆去地检验了一番又还回来,“何小青,你刚来江城大概不清楚,BLUE是出了名的逼格高,不打折,不记账,也没有会员制,你不会是被骗了吧?”

  “谁说的,”何小青自信满满,“他不会骗我的。”

  谁都不知道她口里的“他”是谁。

  来收款的服务生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只收了她三十块钱。

  当时小程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何小青,你认识的到底是什么人啊?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老板吧?”

  何小青也有点蒙:“我也不知道啊。”

  送走了一众同事,她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一个人蹲在酒吧的门口吹夜风醒酒。也许是心有灵犀,他出现了。

  今天的蓝亦尘照旧很帅,灰色的西装外套,白色的T恤是内衬。何小青远远地看着他朝着自己走过来,心跳竟然跟他的脚步有了一致的节奏。

  “蹲在这里做什么?”他垂着眼睑问。

  她双手托腮仰面看他,开口前还打了个嗝:“你知道吗?”

  “什么?”她停了太久,他有些不耐烦。

  何小青傻笑:“你刚才踏着月光走来的时候,跟演电视剧似的。哎呀妈呀,真是浪漫得一塌糊涂!哎,蓝亦尘,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像那个,那个……张震吗?”

  他的叹息轻得像风一样,俯身将她捞起来,把晃晃悠悠的她固定在身前稳住。

  他的味道很好闻,像是大雪过后寂静的松林。何小青深呼吸,露出一种幸福的表情:“有人说过吗?”

  他没说话,回头看路上,想叫辆出租车。结果被何小青一把揪住衣领强迫他看着自己:“你为什么总这样?”

  他愣了一下,垂眸在她的眼中看到路灯的倒影,一闪一闪如同天上的星星。

  “什么样?”他问。#p#分页标题#e#

  “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她有点粗鲁地说。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他抬手握住她的手腕,温柔又不失力道地让她放开自己的衣领。

  何小青却耍起了酒疯:“我问你话呢,你怎么就不回答我的问题呢?”

  他皱起眉头放开她:“什么问题?”

  “我说!你长得像张震!你知道他是谁吧?”

  “讲鬼故事那个?”

  “不是!是很帅的那个!”何小青使劲摇头,有点丧气地说,“你跟我,有那么大的代沟吗?看过《绣春刀》没有?!可帅可帅了人家张震。我告诉你哦,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起他,嘿嘿。”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绕着他转圈,蓝亦尘只好又伸手搂住她的腰,把她固定在自己身边:“你记得第一次见我?”

  “当然!”何小青笑,“我像个傻子一样说了两个多小时笑话,你一次也没笑过。”

  出租车来了,他打开门,抛她进后座。

  “哎呀,你能不能绅士点!很疼的!”何小青缩在车厢里抱怨。

  “该!”他坐进去关上车门,冷冷地回。

  05

  那晚何小青只记得是蓝亦尘送她回家的,其他的什么都忘了。他都主动送她回家了,何小青忽然感觉自己这条倒追之路兴许还真有那么一点戏,更何况……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天晚上我跟同事一共开了三瓶价值不菲的洋酒,账单应该三千都不止吧,怎么可能最后只收我三十?我同事说,BLUE是很高档的地方,之前都没有打折的先例。所以……”

  恢复了几天,狗皮膏药何小青又来了,拿着蓝亦尘给的那张卡兴师问罪。

  “所以?”他示意她继续。

  “所以,蓝亦尘,你姓蓝,手臂上又有‘BLUE’的刺青,你是这里的老板对不对?”何小青说完握拳,觉得自己那么多推理小说真是没白看。

  “哥,老板找你,让你有空到后面去一趟。”有店员走到吧台前招呼,还顺便深深地看了整晚霸占头牌的何小青一眼。

  何小青没在意别人的眼神,只一心一意盯着蓝亦尘:“你不是老板?”

  他嘴角向下一弯:“不是所有姓蓝的都是这家店的老板。”

  “那为什么我可以打那么大的折扣?”看他回过身去,何小青怕他话没说完就走,于是探身到吧台里面抓住他的衣袖不依不饶,“这力度都快赶上免费了,你们老板知道你这么大方吗?他不扣你工钱吗?”

  “你不是穷吗?”蓝亦尘问。

  “啊……”

  “我想接济你。”他说完,把机器里打好的液体倾倒到杯子里,回身推给她。

  何小青说得口干舌燥,拿着酒杯喝了一口,差点没吐出来。

  蓝亦尘适时地递来纸巾。

  何小青抓过来擦擦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什么啊这是?!”

  “香蕉牛奶苹果汁。”他的语调波澜不惊。

  何小青都无语了:“你们这是不是正经的酒吧啊?我要的是鸡尾酒好吗?!”

  “你被禁酒了。”他语调平淡。

  何小青不服气:“谁规定的?”

  “我。”

  她撇了撇嘴:“可是,这是为什么啊?”

  “酒品太差。”蓝亦尘说着,忽然伸出食指点了点她挺翘的鼻尖,又收回去,“我可不想再送一只醉猫回家。”

  “你别欺负我喝酒断片儿啊,我朋友都说我酒品超好的好吗!就喜欢笑跟讲笑话。”何小青揉着鼻尖说。

  “是吗?”他很快探手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手机,调出一段小视频给她看。

  上面何小青歪歪倒倒,抱住公寓门口的大树不撒手:“张震就是很帅,帅得我想哭……”然后她停顿了三秒,接着真的“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再说一遍。” 蓝亦尘收起手机,淡淡地开口。

  “哈?”

  “刚刚说自己酒品很好的话,再说一遍。”

  “那啥,”何小青跳下高脚凳,憋出一个龇牙咧嘴的笑,“我去上个厕所先!”

  06

  大概是因为在蓝亦尘面前放飞了自我,何小青跟他相处起来,也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外人了。#p#分页标题#e#

  她抓住一切机会明示暗示,本以为跟他在一起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结果大半年过去,年终奖都拿了一回,水还是没来,理想中的那条渠也歪到南天门去了。

  何小青总结来总结去,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每次说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蓝亦尘就像是在跟她打哑谜。

  这天是情人节,BLUE的生意比平时更好。情侣们成双成对,蓝亦尘的身边倒是没那么多姑娘环绕了。

  何小青清了清嗓子:“蓝亦尘,你不过情人节啊?”

  他瞥了她一眼:“你在过吗?”

  何小青被他问住,停了半晌才又开口:“那你……没有女朋友吧?”

  “你觉得呢?”

  “那……你有男朋……”

  何小青后面那个“友”字还没说完,就被他一记杀人的目光给截住了。

  “好吧,”她头皮发麻,“我的意思说是,是说,嗯,你想要一个女朋友吗?”

  蓝亦尘忙得头也不抬:“看情况。”

  她眼前一亮:“看什么情况啊?”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看了她老半天,看得何小青最后心里都有点发毛了,才缓缓道:“等情况出现,我会告诉你。”

  真是……

  何小青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又坐了一会儿说:“我去卫生间。”

  她一路走一路郁闷,蹲坑的时候心里还在盘算,要不干脆突破倒追大忌,表白一回算了。

  “哎你听说了吗?那女的手里有BLUE唯一一张打折卡。”

  “那又怎么样?”

  卫生间隔间外,两个女人的对话让程小青竖起耳朵。

  “可是头牌自己给的哦,这不就代表那女的在他心里很特别吗?而且我听说,”那女人的声音压低了很多,“那根本就不是打折卡,而是头牌楼上休息室的门卡,所以店员才都认识。用脚趾想都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啦?我看你呀,也别瞎费工夫了……”

  “特别什么,还不就是因为跟死人叫同一个名字?有什么好显摆的,床伴罢了……”

  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程小青在隔间里听得浑身的血都凉了下来,那两个人的议论也随着厕所门关掉的声音戛然而止。

  许久,她才打开隔间的门走出来,对面的镜子里立刻倒映出一张失魂落魄的脸。

  不知道是不是影视剧看太多,那两个女人只不过只言片语,她仿佛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对另一个人好。以前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人爱答不理的蓝亦尘愿意跟自己有来往,现在她全懂了。

  那天何小青破天荒没有再回到吧台,而是把卡给了一位员工,自己回家了。

  07

  生活已经比剧情都狗血了,为免伤心,何小青决定以后都不再去BLUE,可她还是在公司门口又一次遇见了蓝亦尘。明知该绕着他,她却还是不由自主地走到蓝亦尘面前。

  不见他的第二十三天,他还是那么帅,只是脸上忽然有了小胡子,跟之前比起来,竟多了一份沧桑又颓废的质感。他好像无论怎样都有能力让她轻易沦陷。

  “你又来搞副业啊?”最后还是何小青先开口,但他手上又好像并没有传单。

  传单这么快就发完了?

  他看着她,眼神凌厉。

  何小青有点怕他,甚至特别低头去看,自己是不是踩他鞋了。

  “何小青。”

  “嗯?”她抬头看他,“你嗓子怎么了?”

  他又看了她一眼,忽然转身就走。

  什么啊?何小青下意识地去拽他的手腕,又赶紧放开。

  他停住,转身看着她。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明知道不应该,她还是问了。

  他冷哼了一声。

  横起来还没完了!何小青愤愤不平地想,可是再开口语气还是很弱:“要不……你提示我一下?”

  他深吸一口气,嘴角泛起一抹讥讽的笑意亮出那张卡:“难道不应该是你有话对我说吗?”

  何小青梗住了。

  其实这个问题,她大可以敷衍他,说自己太忙啊,或者出差了呀,毕竟她又不是BLUE的员工,又为什么要天天去呢?可是她认真地想了很久,还是把那天在卫生间里听到的故事跟他复述了一遍,末了还说:“我才不想当你的……什么呢……我……”只想做你的女朋友啊!#p#分页标题#e#

  “何小青。”他打断她的话。

  “啊?”

  “你是不是傻?别人说什么你都信?”他坦然地说,“第一,我没有过女朋友;第二,那个女人是我大哥的女朋友,她叫贺晓晴,祝贺的贺,拂晓的晓,晴天的晴。”

  他的话平淡里带着耐心,又带着些许丧气和不耐烦。但何小青的心却忽地轻盈起来,心里的阴霾竟然一扫而空。

  她真是难得有这么聪明通透的时候:“那么……你跟她们说的那个女人没有什么关系了?”

  他瞪了她一眼:“没有。”

  “那……”何小青小心翼翼地问,“你今天是特地来找我的吗?就为了说这些?”

  “我传单发完了。”他冷冷地说。

  何小青一愣,忽然又傻笑起来:“蓝亦尘,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他转身就走,何小青赶紧跑上去:“是不是啊?是不是啊?”

  他一路冷着脸,她却一路热情地追问。

  终于,在阳光收起最后一道光线前,蓝亦尘若有似无地“嗯”了一声,牵起了她的手。

  尾声

  这一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蓝亦尘娶到了何小青。

  托何小青的福,大家终于见到了蓝亦尘的双胞胎哥哥,BLUE真正的大老板。

  他们兄弟两个那么相像,而且还有相同的文身,何小青却一眼就能分得出谁是谁,就像是当初那个女孩。只可惜他的哥哥没有蓝亦尘的好运气。

  大概是因为太累了,新婚当晚他回房的时候,何小青已经缩在床上睡着了。蓝亦尘捏住她的鼻子,她的小嘴巴就张开来呼吸,死活不肯醒。

  “何小青,”他趴在她身边试探。她翻身对着他,本以为是醒了,可终究还是微微打起鼾来。

  蓝亦尘替她整理了一下刘海,低声道:“想不想听笑话?”他顿了一下,声音忽然变得绵长而久远,“三年前的夏天,英国剑桥。我划船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女生,也不知是什么品位,穿了一身黄,鸭子一样坐在船上。品位差就算了,也不好好看风景,一路叽叽喳喳,吵得要命!”他说到这里,又惩罚性地捏了一下她的脸:“好不容易等到她下船,她却不肯走,热情奔放地跑上来问我,可不可以吻我一下。”

  他这么说着,竟自顾自地笑起来:“她动作真是很快,我还没来得及拒绝,她便已经吻上来。以为她做了坏事会跑,谁知道她竟然还认认真真地对我说,她在曼彻斯特大学念书,学的是艺术管理,好不容易抽时间来这里的,对我一见钟情,她的名字叫何小青。她说,如果我想,她会对这个吻负责。结果,我居然真的信了。是不是很好笑?”

  说到这里,蓝亦尘支起身体,又恨又爱地掐了掐她的脸颊:“每次撩了就走,完全不负责任,害得我还要跑去她的公司找她,生怕她被别人骗了。你说我是不是太仁慈,惩罚得有点少?”

  何小青大概是觉得有点痛,抬手握住他的手。

  她的手很软,也很温柔,牢牢地抓住他,令蓝亦尘心里仅剩的不满也消失了:“不过还好,她兜兜转转,最后还是栽倒在我的手上了。”

  “蓝亦尘,I LOVE YOU.”睡梦中的何小青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甜甜地呓语告白,狗腿得相当是时候。

  终于,蓝亦尘的嘴角弯出一个宠溺的弧度,亲吻她的唇。

  “I LOVE YOU MORE,小傻瓜!”

转载请注明:二七美文阅读网 » 我喜欢的你是蓝色的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