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上的栀子花谢了又开了,橘子树的叶子飘零落地又生出新芽结出果实了,世间万物都在轮回着,唯独,人的一生,过了便再也回不去了,剩下的,只留回忆。回忆,亦是人一生中最苍凉的背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记性越来越差,努力回想,脑子里关于爷爷奶奶以前事迹的画面竟所剩无几。

  依稀记得,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应该是奶奶的骂骂咧咧声吧,旧社会的生活造成了奶奶强硬的性子以及硬朗的身体,做事特别麻溜,曾听姑姑们说过,她们小时候都要被奶奶使唤着去干农活,每天早上天还没亮便要起床,白天要割够多少草,捡回来多少柴才可以吃饭;记忆犹新的是,在我小时候的一天早上,因为我家被偷了一只鸡,我奶奶从早上开始骂那个偷鸡贼一直到近中午,中间不带喘气的,硬是弄得方圆十里邻舍都知道了这件事儿;还有,小时候我和我弟最喜欢在晚上赖在我奶奶的床上玩,爷爷给的小零食也习惯躺在她的床上吃,每次奶奶总是会很无奈的喊了一遍又一遍,别在床上乱动,下来玩,吃东西不要在上面吃,然后用手一遍遍的把床单扯开,使它平整,我奶奶是个很爱干净整洁的人,然而,并没什么作用,我们该吃吃,该玩玩。

  以前还喜欢去庙里看花鼓戏,当然,喜欢看的是爷爷奶奶们,我们小孩子则是最喜欢那里摆摊的零食,口袋里仅存的几毛钱几块钱硬是留不住,得定时交给小卖部的叔叔阿姨。每天都会兴冲冲的去报道,把庙里的菩萨都拜一遍后,蹲土地庙把零食都吃完,(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在土地庙,可能小时候看的电视剧里土地爷爷出场的镜头最多,我们对他最熟悉吧)戏快散场了再和他们一块回去;晚上闲暇时,我们几个便凑一桌牌,打跑得快,我弟还有我奶奶,输了的是一毛钱一张牌,我只记得,有一次我赢了很多,都是一毛一毛的,没有具体数是几块,但是,心里特别高兴,仿佛赢了几个亿。没办法,小孩子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时间飞逝,升学后的我开始寄宿学校,和家人的相处时间逐渐变少,到后面开始参加工作,回家的时间就愈发的短暂。记忆里早已模糊奶奶是什么时候头发已全白,细细的皱纹也逐渐布满她那张满经沧桑的脸,身形早已消瘦得不成人样,衣服穿在身上就像挂在树枝上一样,再让我想想,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奶奶竟开始忘记我们这些与她血脉相连的亲人了呢;;是那次,前几年刚出院?亦或是,更早?不不,我只记得…一个月甚至两个月回家一次的我喊她时;; 刚开始,多和她说几遍我是您的孙女儿,多说几遍我的名字,还可以记起来有我这么个人,可是越到后面,病情越发严重,记忆丧失的已然差不多,不管说多少次都还是不记得我;;并且开始忘记她的女儿,儿子,到现在甚至是陪伴了她多年的老公;;也就是我的爷爷。现如今每次回家见到奶奶,她只会傻傻的对着你笑,给她打招呼时,她会说,你是客人吧,然后进房拿东西出来摆盘,送给她吃的时,她会说,好人呢,你也吃啊,喊她吃饭时,她会说,辛苦我家媳妇了呢。 花了好长时间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原来,一个那样精明睿智的奶奶已离我而去,原来她是真的忘记了任何一个曾在她生命中留下痕迹的人。

  夜深了,拉回了自己的思绪,是时候结尾了。

  回忆,就算再苦涩也是甜蜜的。

  回忆,就算再心酸也是快乐的。

  回忆,亦是最美好的。